「疫」巿創業!魚事者開業即遇禁堂食 憑創意逆流而上 | 文章 – 滙豐機滙

被疫情籠罩著的2020年,有人終日提心吊膽、有人嗟怨未能出國、有人轉玩本地遊,亦有人選擇放手一搏,毅然辭職,創業,靠雙手和創意,渴望能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故事  ·    ·  3 mins read

被疫情籠罩著的2020年,有人終日提心吊膽、有人嗟怨未能出國、有人轉玩本地遊,亦有人選擇放手一搏,毅然辭職,創業,靠雙手和創意,渴望能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以魚品輕食為主題的小店,魚事者

在炮台山這個小區中,有間湖水藍的小店——魚事者,以魚品輕食為主題,開業了短短幾個月,生意做得不錯,已經儲得一批熟客及支持者,發展看似迅速及順利。可是一路走來,並非想像中容易,尤其是剛開張的一兩天,就碰上這麼多年都從沒發生過的事——政府宣佈食肆全日全面禁止堂食!年輕老闆Hyvan坦言:

「那時『企咗喺度』,之前租舖、裝修過程一直順利,沒有預想過這突如其來的危機。」

時機與危機

從前從事飲食集團巿場營銷及推廣的Hyvan,對一間食店的實際運作一直沒有太多經驗,Hyvan有的是「年輕」和「熱誠」。他透露自己一直有開餐廳的夢想,曾想過與朋友在掃街天堂——葵涌廣場開設魚蛋店,他更曾為此而每星期都研究咖喱魚蛋的製法,煮了不知多少煲咖喱汁,經過兩個月的改良後,終於調出一個滿意的配方,可是卻因成本太貴,而暫且把夢想放下。

直至5、6月左右,他觀察到疫情似乎開始回落,每天確診的數字慢慢減少,加上巿場租金又有下調的趨勢,他就本著有危便有機的精神,重拾起昔日的夢想。

「如果我這個歲數都不去搏一搏,再長大點,有了妻兒就沒有輸的本錢了。」

他不斷四出尋找合適的舖位,終於決定選址炮台山宏安道。這不算是旺區,但街上人流絡繹不絕,主要是在附近的上班一族及居民。故Hyvan把餐廳定位為魚品輕食小休店,把魚肉加入港式和西式小食中,「這群目標食客都喜歡港式或西式小食,但我想做到另類一點,而不只是一間普通的小食店。」

扮墨西哥魚皮 (牛油果Nachos)

另類的小食店

Hyvan自小已喜歡港式街頭小食,又特別喜歡吃魚,對於那個還是10元一碗魚蛋粉的年代,有種情意結。望著巿場上千篇一律的魚肉製品,以及在美國吃過普通但不便宜的街邊魚蛋後,Hyvan就決心要為魚肉變變裝,為客人帶來新鮮感。

炸魚無薯條,即炸魚肉,口感煙韌 

薯條、熱狗腸、墨西哥脆皮等常見小食,在Hyvan的想像與創作下,全都變成了魚肉小食。大部分都選以門鱔、紅衫、鱲魚、剝皮、大眼雞等混製而成,而魚肉種類的選擇與比例的搭配,都經過多次的試驗才調配出現有配方。當中以炸魚無薯條最花心思。要知道單是薯條種類都有分粗幼、直身、波浪紋等,好不容易選定了以快餐店的那種薯條為基調,每條的長度也經過精心計算:「10cm太長,會容易折斷;但5cm又太短,炸油味會蓋過魚味。」於是在二者間取個平衡,每條約長7cm。下一步就是調配醬汁,最後研配了自家製的雙子醬(明太子、蟹子)、蟹皇醬等,使魚肉鮮味更突出。

小店座位不多,以外賣為主。據Hyvan觀察所見,香港人的消費模式在疫情下亦有所改變,外賣成為了日常;他又認為年輕一代都不喜歡打電話,或者直接與人對話,故採用電子化下單等較新潮的經營模式。只是凡事有利亦有弊,Hyvan有感外賣模式會增加對地球的污染,故也盡量選擇使用可分解的物料做外賣盒,他表示:「即使成本貴了,但我覺得這應該要堅持,這樣才可持續發展。」

俗語有說,活魚逆流而游,魚是者如是也,在疫海中迎刃而上,游往未知的領域,繼續探索。



採訪、撰文:Kar
攝影:Tom


OpenRice 開飯喇
OpenRice 開飯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