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法律】初創企業擬訂股東協議需避免的三大法律陷阱 | 文章 – 滙豐機滙

初創企業的老闆不少也因為「精打細算」而吝嗇於法律咨詢服務,但忽略法律咨詢往往為公司日後的營運埋下危險伏綫,甚至賠上辛苦耕耘的業務。JC Legal的律師Janice Chew現跟大家分享幾個公司不善處理法律問題的反面案例,提醒公司勿跌入這些陷阱。

法律  ·    ·  3 mins read

股權融資|新 創 公司股權 融資|股東協議書香港|股東 紛爭

案例一:初創企業訂立商業協議時「拱手相讓」過多控制權

不少初創企業成立業務初期,都會積極尋求多輪融資,希望透過投資者的資金壯大營運規模及支撐業務發展。在進行多次磋商並進入大直路後,創業家及投資者雙方都需要訂立商業協議以進行融資,Janice表示,由於創業家的資金需求過度殷切,往往容易忽視了個中條款。

股權融資|新 創 公司股權 融資|股東協議書香港|股東 紛爭|轉讓協議| 香港有限公司股東轉讓公司 股權分配|公司 買賣合約| JC Legal |公司法律諮詢|香港開公司注意事項|法律 線上諮詢 公司法律諮詢|

她表示,曾經有客戶在與投資者訂立融資協議時,由於不諳商業協議,最終賦予投資方過大的管理權,「當時只是Angel Fund(天使投資),但創業家太渴望資金,甚至連董事局都容許對方參與,變相投資方獲得過大控制權。」她認爲,初創企業在營運初期通常是創業團隊主導公司方向,如果投資方權力過大或掣肘企業的發展,扼殺了企業的潛在機遇,也容易衍生各種管治紛爭。

案例二:初創企業股東「分手」後只取回少量回報

股東協議是另一個初創企業最容易碰上的爭拗,不少初創團隊成立之初鬥志高昂,認爲各主要創辦人可以長久並肩作戰,因而忽略了訂立股權分佈、退出協議等商業協議。到了業務營運一段時間後,創辦人意見不合,彼此摩擦頻生時,往往有人選擇離場,此時局面便變得相當「棘手」。

股權融資|新 創 公司股權 融資|股東協議書香港|股東 紛爭|轉讓協議| 香港有限公司股東轉讓公司 股權分配|公司 買賣合約| JC Legal |公司法律諮詢|香港開公司注意事項|法律 線上諮詢 公司法律諮詢|

Janice表示,曾經有初創企業在成立時沒有訂立完善的股東協議,及後有股東需要Exit(退出)業務,初創團隊之間未能有共識如何處理股權分佈,最終要律師介入,擾攘良久該股東才根據企業估值取回少部分金額,「總好過沒有吧。」

Janice 指出,初創公司有機會大展宏圖,也有機會黯然結業,無論哪一種情況,都需要訂立股東退出協議,「就像結婚都有婚前及婚後協議書,預先訂好股東協議,免得個別創辦人的退出影響公司營運。」

案例三:中小企協議範本「左抄右抄」最終要訴諸美國法律    增加仲裁協議反而走了冤枉路

中小企在日常業務中普遍都要跟合作夥伴訂立買賣合約,但部分老闆為節省法律服務費用,選擇自行上網搜尋並直接下載流傳的協議及合約範本。最終與合作夥伴出現紛爭時,老闆才驚覺當初彼此「抄考」的協議竟不適用於香港法律。

股權融資|新 創 公司股權 融資|股東協議書香港|股東 紛爭|轉讓協議| 香港有限公司股東轉讓公司 股權分配|公司 買賣合約| JC Legal |公司法律諮詢|香港開公司注意事項|法律 線上諮詢 公司法律諮詢|

Janice舉例,曾經有客戶出現爭拗後,發現彼此「抄考」範本的適用法律(Governing law)是美國,雙方為了解決紛爭最終要訴諸美國法律。她表示,就算公司與合作夥伴訂立了適用香港法律的合作協議,也不代表可以保障自己,「例如出事後才發現對方的公司在香港根本沒有實質資產,真正的資產全都在內地,所以無論怎樣打官司都對該公司沒有實際影響,當初雙方訂立協議時反而應該依循內地法制處理。」

Janice也提及,另一個中小企老闆較常「抄考」的是仲裁條款,普遍企業以為此條款落在合約中影響不大,但其實當雙方出現紛爭時,為了尊重合約精神,雙方往往需要花時間及金錢去「仲裁」一輪然後才上庭,反而浪費了更多時間及金錢,走了不少冤枉路。

Janice總結,律師的作用是提醒老闆規避以上法律陷阱,「部分老闆對於合約或商業協議的取態是為簽而簽,在出現爭拗時才發現憑據並非可依,對公司營運欠缺保障。」

商場心理學
商場心理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