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ess Alts Asia首席執行官:家族辦公室通過投資科技實現多元化 | 文章 – 滙豐機滙

與冠興「亞洲」有限公司首席信息官兼Access Alts Asia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Aradhna Dayal之會談

財務  ·    ·  8 mins read

記者:Monika Ghosh

 

與極具吸引力的風險投資公司和備受關注的科技盛會相反,亞太地區的家族辦公室網絡相對私人,亦隱藏於公眾的目光。

 

家族辦公室(FOs)是指由個人資產在三千萬美元或以上的超高淨值資產人(UHNWIs)所設立以作管理及增長財富之用途的財富管理公司。雖然大部分家族辦公室長期傾向於低風險投資以穩定財富增長,但這些秘密投資者對支持早期科技企業的興趣卻與日俱增。

 

根據Wealth-x於2019年發出的 「全球超級財富報告」中,香港擁有最高密度的超高淨值資產人士,每一百萬成年人中有1,364人,佔了全球總數的31%,遠比美國高出了4倍。 

 

2018年全球超高淨值人士的淨資產總額為32.3萬億美元,預計到2023年將增至43萬億美元(Wealth-x)。

 

為了通過投資及其他方面增長財富和管理稅收負債,超高淨值資產人士經常選擇設立家族辦公室讓後代有更豐厚的遺產,並處理有關繼承與財富分配的問題。

 

傳統上,大陪份家庭辦公室都選擇投資一些相對安全的資產或行業,例如汽車製造或製藥業,但越來越多家庭辦公室選擇投資初創公司、 科技、甚至加密貨幣去進行多元化投資,以力圖重塑自我及實現與時並進。

 

為了解哪些科技領域最能吸引家庭辦公室的關注以及為何家庭辦公室逐漸走向多元化投資,我們採訪了香港其中一間擁有最長歷史的家庭辦公室冠興「亞洲」有限公司的資訊總監Aradhna Dayal。

 

Dayal亦是Access Alts「亞洲」的創辦人兼首席執行官。Access Alts是一間專注於亞洲地區、以會員制形式進行的投資俱樂部。這間俱樂部匯集家庭辦公室、捐款及基金會以幫助家族辦公室交流意見、合作投資及跨境發展投資組合公司。擁有約200位成員及2兆美元資產,此俱樂部投資在矽谷及上海等的公共和私人市場基金及未来獨角獸。 

 

對於家族辦公室,投資哪些科技领域最有潛力? 我認為於過去一年,尤其自新冠肺炎開始,家族辦公室一直特別關注某些領域的科技。我認為深科技一直存在於每個人的腦海中,因為如果你想一想,所有企業都需要在新冠肺炎之後重建。

 

醫療保健是十分重要的。我認為我們所有人都突然意識到健康是生命重要的一環,亦是每個人的首要考慮因素。所以,從疫苗開發到遠程醫療的每一個領域,這些都是家族辦公室一直都在研究當中每一個領域及並在思考如何可以從中獲得優勢。

 

人們因家居隔離的緣故無法外出,但這並不能改變人類的基本心理。人類仍希望自己好看、開心、 被激勵、被欣賞、能與別人保持聯繫、以及充實自己。所以,他們如何達到目的呢?他們會透過另一種形式– 虛擬空間消費 。

 

即是,從虛擬網紅,虛擬伴侶,到擴增實境(AR)和虛擬實境(VR),再一直到下一個新奢侈品或新的身份象徵。

 

你不能再飾心打扮去參加晚宴了。 但取而代之的可能是一場精彩的虛擬音樂會,或者在韓國坐在一位出色電競明星旁邊,又或者,作為一個獨家虛擬時尚俱樂部的一份子。 也許這就是新的身份象徵。 因此,我認為家族辦公室對這些新趨勢非常感興趣並會深入地了解。

 

最後,物流和供應鏈正在轉移,而在家居隔離期間,貨物輸送和各項服務都正面臨嚴峻挑戰。 因此,了解貨物的輸送方式,輸送的目的地以及科技如何改變供應鍊和物流,如何在家居隔離的限制下將物品傳到收件人,這是一個被高度關注的領域。

 

現在家族辦公室都在投資哪些科技領域? 

我認為家族辦公室的投資範圍十分廣泛,從基礎建設到人工智能,這如何改變教育、訴訟甚至能源科技。 所以,我認為家族辦公室會關注全方面的領域。

 

家族辦公室同時也喜歡留意不良資產,現在是留意不良資產的好時機。作為全球最大的不良市場,亞洲擁有2.1萬億美元的不良資產。 所以,很多家族辦公室將在未來幾個月內進行不良資產的收購。

 

家族辦公室通常傾向於低風險投資,而初創公司和新技術都常被認為是一些高風險投資。 是什麼促使家族辦公室發展這些高風險領域?

 

家族辦公室就像有形資產。 房地產對於他們來說是十分有利的– 購買酒店,購買大廈或只是土地,這些投資對於家族辦公室自然而然是相當合理的。 但以我的家族辦公室為例,我們為何要脫離傳統的投資基礎,從投資房地產轉向投資科技,再轉向未來? 我認為有三個主要因素:

 

第一,資產組合多樣化。我認為幾乎所有家族辦公室都希望脫離傳統業務及放棄傳統投資。傳統業務包括房地產、汽車製造業或製藥業。我認為將您的投資組合多方面轉到較新的領域才能真正建立一個可持續100年的投資組合,即使這些新領域與您的核心業務或核心投資無關。

 

第二個因素是戰略性投資,這同樣是為何很多家族辦公室喜愛投資科技的原因。家族辦公室都在留意一些可以幫忙他們提升核心業務及核心資產的科技。

 

舉一個例子,一家製藥公司可能在研究遠程醫療,或虛擬藥房讓公司能更有效地分配其產品。 食品製造商或農業家族辦公室可能在考慮投資自動駕駛貨車,將其產品從農村地區帶到城市。

 

就以我們來舉例,我們或許在研究能讓大廈能夠更安全,更有效率地運用能源等等的建築科技。所以投資建築在科技能從戰略上增強我們的業務,這與增加我們作為營運商和企業主人的自身價值同樣重要。

 

最後,投資科技是家族辦公室與下一代互動的好方法,因為下一代可能會認為家庭的傳統業務比較無趣。

 

與其他領域相比,投資於科技領域是否存在任何挑戰?

 

因為我們不是科技人員, 所以我認為單單是達成交易已經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我們亦不是矽谷的企業家,所以單單要達成一個正確的交易已經十分困難。家族辦公室需要與世界有名的軟銀集團還有其他更有經驗的機構投資者競爭。

 

了解一間公司有時也很困難。我可以理解某公司和其業務背後的邏輯,但我是否有足夠能力了解背後的科技呢?我認為十分困難。

 

這兩個是我看到家族辦公室所面臨的最大挑戰,為了克服這些挑戰,我認為很多家族辦公室選擇合作。

 

你希望透過投資技術得到什麼?

 

對我而言,看得見盈利之路非常重要,該公司是否長期有利可圖?我不相信那些公司,有瘋狂數字和估值增長的神話故事。如果它沒有賺錢,那就不合理了。該公司永遠不能長時間生存。

 

我寧願研究一家有穩定增長並且擁有良好單位經濟效益的公司,好讓其公司能真正賺錢。

 

概念的可伸縮性同樣重要。這可以是一項非常令人興奮的技術,但是實際上有多少企業、政府或多少人會採用這些科技?所以可伸縮性是非常重要。

 

某程度上,在研究一個理念時,我都會考慮這理念是否為一個全球概念?我不喜歡任何區域性概念,因為我認為現時我們正活在一個非常全球化的世界。而且我認為如果一間公司無法全球性地向一些投資者或消費者解釋它的自身理念,它某天將會有麻煩。

 

公司需要有能力以及有一個可以於全球發展的理念,好讓我們可以使用我們的網絡來建立數十億美元的業務。

 

最後,特別在冠狀病毒過後,了解 [該公司]的預後以及該公司在冠狀病毒過後的相關性十分重要。

 

談到冠狀病毒,它的全球大流行為科技公司帶來了新機遇,同時也帶來了最嚴峻的挑戰。冠狀病毒會否影響家族辦公室對於未來科技的投資? 如果是,它會如何影響?

 

如果你想一想,冠狀病毒爲家族辦公室制造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機會,家族辦公室可以透過這個機會重頭建立一個新的投資組合,這個投資組合需要包括一個驚人的概念、公司及數位能在冠狀病毒後重新定義商業和生活一切的企業家。

 

在冠狀病毒大流行過後全球開放時,我們將看到一系列有助於「未來工作和生活」的新技術。

 

冠狀病毒過後將會出現安全與健康問題、身份識別問題、接觸者追踪的問題。家族辦公室將會需要有站出來並解決以上所有問題的企業家和技術。

 

我認為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投資這樣的公司,這些能夠改變或顛覆傳統行事規範的公司將會從在冠狀病毒期間突圍而出。所以關鍵是去善用這些改變、投資這些公司以及提出解決方案。

 

公司將會做出轉變並使用他們的技術去推動全球性的開放,同時我認為家族辦公室真的應該研究這類的概念。

 

與機構投資者不同,家族辦公室大多都著手於運營及投資。我相信與其支持那些有高估值的公司,不如去支持那些正在爲世界造成改變的公司,這有助於冠狀病毒後的開放。

Jumpstart Media Limited
Jumpstart Media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