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出版界的數碼營銷點子 | 文章 – 滙豐機滙

早前書展未能舉行,不少出版商都醒覺自力做網上推廣。一場疫症加快了傳統出版商數碼轉型的速度,這次會和大家分享「Ad x Pub 香港初創數碼廣告企業 X 出版宣傳支援計劃」幾位得獎單位分享為作者和書籍做營銷的好點子。

營銷  ·    ·  2 mins read

用數碼營銷突破一年只有一次的「閱讀氣氛」
早前書展尚未能舉行,不少出版商都醒覺自力做網上推廣。愛書人當然會自覺掏荷包,但普羅大眾少了個趁熱鬧,見作者的機會下,購買書籍的動力難免大減。一場疫症加快了傳統出版商數碼轉營的速度,不再表面放個online store就當做了數碼營銷,除了以減價吸引消費,其他網上宣傳動作也多多。經此一役,出版商大概會明白,書展雖一年一度,但網上營銷做得好,絕對有能力突破香港市場一年只有一次「閱讀氣氛」的宿命。

迎接「新常態」出版宣傳營銷數碼化
上星期為「Ad x Pub 香港初創數碼廣告企業 X 出版宣傳支援計劃」的頒獎禮主持了一個訪問環節,跟幾個得獎單位分享為作者和書籍做營銷的好點子。出版宣傳營銷要走數碼化,這個頒獎禮本來正正就在書展舉行,與其等書展新舉辦日期定案,倒不如迎接這個「新常態」(New Normal),這不單是出版行業,每個行業都應該有的新營商心態。

以短片微電影說故事做營銷
金獎作品是為《霓虹黯色》這本書,書籍本是記錄香港霓虹招牌逐漸消失的「史實」,本身定必有一班香港情懷支持者。做營銷的地平製作卻配上了一個攝影班消失的愛情故事,吸引更多普羅大眾的留意,最殺一招是拿到黃偉文《傾城》做配樂。出心出力的作品,連原書作者也追問微電影迷離的結局。 以一個好故事做營銷,不單用在書籍出版上會成功,我為品牌做營銷時,也發現這是個絕妙點子。

玩創意學電影宣傳手法推廣
失常罪-法醫精神科醫生的代告白》的營銷則完全癲覆常態,Good Morning Creative 執行把書籍當足電影宣傳去做,有電影Trailer,劇照,甚至扮戲院座位表。為這個神秘的書籍主題製作一套不存在的懸疑電影,連作者法醫精神科醫生也拉下水。聯同作者大膽玩創意,讓作者不單限於簽書做宣傳,看來也是個好方法。

用Instagram功能吸引年輕受眾
野孩子追夢的世界》的營銷方案除了短片以外,M & ME CREATIVE兩位愛玩Instagram的女孩則為攝影師作者Kelvin 設計了他的專屬視角Instagram Filter 特效濾鏡。書籍本身講一個攝影師的追夢故事,用攝影濾鏡,在Instagram吸引一班年輕愛拍一族切合不過。做營銷推廣時,社交媒體平台的新功能會為用戶提供新體驗。以往用這些新功能配品牌宣傳訊息,如AR, VR功能,都收到不錯的營銷效果。

除了出版商,作者本身主動出擊,即極參與也是每個營銷好點子成功的要素。在數碼年代,作者不再躲於書籍和出版商之後。數碼轉型也讓很多行業直接面向客戶,品牌商家們你準備好沒有?

 Ad x Pub 香港初創數碼廣告企業 X 出版宣傳支援計劃: https://www.facebook.com/AdxPub

Bernie Wong
Bernie Wong
SOCIAL STAND LIMITED
SOCIAL STAND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