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資源總監的前世今生 | 文章 – 滙豐機滙

在一個炎夏的下午放學回家,吊扇在天花上旋轉,涼風摺摺。哥哥穿著有兩個破洞的背心在圓形的飯桌上做家課,一幅慣常的屋邨圖畫。但今天最震撼的景象,是哥哥左手竟然拿著脆皮雪條.....

故事  ·    ·  2 mins read

隨意門打開,我讀小學三年班,哥哥五年級。那是每個家庭平均會有4-6隻化骨龍年代的香港。對於小朋友的成長,我相信物質匱乏的環境,是祝福,不是詛咒!

在一個炎夏的下午放學回家,吊扇在天花上旋轉,涼風摺摺。哥哥穿著有兩個破洞的背心在圓形的飯桌上做家課,一幅慣常的屋邨圖畫。但今天最震撼的景象,是哥哥左手竟然拿著脆皮雪條,即是外層脆卜卜的朱古力,內裡藏著軟綿綿凍冰冰的雲呢拿雪糕,立即在心裡升起10個心心眼!(如果當年有emoji的話)

我不知哥哥怎麼來的富貴,可以品嚐 ”I have a dream” 的脆皮雪條。

「請我食!請我食!」不是看見希望才去堅持,而是堅持才有希望!我當年已在實踐。

「冇你份,我嘅!」

「上次食薯片我都請左兩塊俾你!」我嘗試加強道德理據。

「超,唔係阿媽叫,你肯俾我咩?」被阿哥一語攻破我的道德高地。

媽媽最重視有恩必報,但在最重要的時候竟然外出了,不能幫我平反大局。

正當我沮喪認命之際…..,「咁嘞……」難道阿哥念在手足之情?

「你幫我抄埋呢課書,我就請你食,我已經抄左三份一,益你啦呢次!」

我瞄一瞄課文,少說也還有三、四百字要抄,不過抄寫技術含量低,只是販賣勞力和耐性。又望一望還剩下半支的雪條,噢,怎能敵得過口中混和了巧克力脆皮和雪糕的誘惑,每一個身體細胞都在calling!

「好,殺你!」等於現在的「deal! 」

「要快呀,溶晒唔關我事!」

被阿哥唬,於是二話不說,提起筆桿,筆尖在紙上疾風走過,留下幾道鉛痕,當中不少的生字素昧平生,眼尾一瞄,在紙上畫其神髓,基本上是抽象素描,不是抄寫。

過了約五分鐘,終於寫上最後一個字,畫上句號,拋下鉛筆,即伸手向阿哥攞雪條,I have a dream!

脆皮呢?只見阿哥兩手空空,雪條已在塵世間消失了!

「溶晒啦,鬼叫你抄得咁慢!」阿哥分明撒賴!

「你呃我!你呃我!點會溶得咁快!」

「家陣天氣咁熱,溶左好出奇咩!」那時沒有地球暖化這個萬用key。

「嗚嗚…….,嗚嗚…….」,我大喊起來,覺得受到愚弄、詐騙、欺凌、委屈、出賣….,總之集齊所有創傷後壓力綜合症PTSD的徵狀!

「你講過唔認數,我話俾阿媽知!」母親是終審庭大法官,父親很少干擾母親的決定,不過擁有家規的解釋權。

阿哥竟然在笑,「你喊乜野啫,自己去雪櫃攞啦!」難道阿哥真係信守諾言,把半條脆片放於雪櫃?

「阿媽買左兩枝俾我地,一人一枝呀!」

哥哥現在是一間跨國公司的人力資源總監,是有其原因的。

 

 

孫立民 Watson Consultancy
孫立民 Watson Consulta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