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phub專訪】打破語言隔閡 翻譯員趕死線的生活 | 文章 – 滙豐機滙

專訪 BridgeLink Language Services Ltd. 創辦人兼執行編輯 Doris Ho
創業  ·    ·  3 mins read

只需一部電腦,翻譯員便能以語言作橋樑,助各地人民交流、融合。2007 年,BridgeLink Language Services Ltd.(下稱「BridgeLink」) 於香港成立,正是希望充當橋樑的角色,連結世界各地的人士。

「Find Your True Corporate Voice」是 BridgeLink 的座右銘。BridgeLink 的客戶包括上市公司、私人公司、專業組織,以及政府機構,提供從翻譯、撰稿、編輯、校對,謄寫至傳譯的文字服務。

創辦人兼執行編輯 Doris 碩士畢業後在本地著名的上市公司、出版社做了 8 年全職,一直有意創業。恰巧 Doris 的教會姊妹想跳出打工的舒適圈,啟發 Doris 自立門戶,成立了 BridgeLink。

14 年後的今天,公司已上軌道。Doris 形容團隊交貨快靚正:「我們曾在一兩天內翻譯 5,000 字,十分快速。不過,我希望客戶明白人手翻譯不同於機器翻譯,人手翻譯需要時間,文案寫作就更費時,並非隨便就能寫上數千字。」

準時交貨是底線

Deadline 永遠是文字工作者的夢魘,斟酌每個字的當下,死線便悄然而至。Doris 承認 deadline 令人緊張,但她強調在限期前交稿是譯者的職業道德,亦是她必然堅守的底線。「若想準時交貨,最重要是找到能承受壓力、值得信任的專業譯者來組成團隊。」

開辦公司後,Doris 不必再看別人面色,能自行決定公司的發展方向。她明言自己不喜歡財經及法律翻譯,覺得翻譯招股書頗為沉悶,相反,商業文案創作及翻譯則比較有趣,因此,公司業務範疇亦偏重商業文案創作及翻譯。

做老闆讓 Doris 在工作上更具彈性,但由於沒有正式的辦公時間,隨時有返工無收工。「翻譯是辛苦錢來的,所謂『爬格子」的工作,翻譯員翻譯後一定要做校對。睇少一眼(項目)都死,所以項目最終一定要經自己手,不檢查譯文一定出問題。」

對譯者要求嚴謹

不少譯者選擇當自由工作者或以兼職形式與多間公司合作,BridgeLink 亦聘請不少自由譯者,部分遠在異國,雙方經即時通訊軟件溝通,彼此從未見面亦不稀奇。

相隔兩地,卻不影響翻譯質素。BridgeLink 對譯者要求格外嚴謹,譯者學歷必須在學士學位以上,不少人更具博士學位。Doris 喜歡邀請香港高級程度會考(HKALE)或現在的 DSE 高分人士加入團隊,若主修翻譯系或傳理系的學生則更理想。Doris 解釋因這兩個學系的學生經多年訓練,對文字會特別敏感。她尤其欣賞浸大傳理系和中大翻譯系的畢業生:「以個人經驗來看,他們刻苦耐勞,且具責任心,也擅於文案寫作。」

以翻譯突破語言隔閡

BridgeLink 在這 14 年來曾負責多不勝數的項目,其中 Doris 印象最深刻的是為衛生署翻譯宣傳冊子及網頁文字,將英文翻譯成印度語、尼泊爾語、烏都語等少數族裔語言。

Doris 第一關是要找到相應的翻譯人員,收到譯文後 Doris 則會邀請擁有相同國藉的校對員給譯文潤色,將失誤減至最少。Doris 憶起當時她們要度身訂做網頁概要,雖然網頁內容和實體宣傳冊子一致,卻要另外調整字眼,使其排版上符合網頁格式。

不過單單做好翻譯的工作並不夠,衛生署那份 50 多頁的項目指引裏,密密麻麻列滿多項條件。Doris 一時走漏眼,未能完全完成任務。「翻譯工作如期完成,但想不到我們看漏了另一個項目要求:就是為宣傳冊子建設無障礙功能。與我們合作的設計公司並不太懂得無障礙功能,最終未能完全滿足衛生署的要求。」

近年,越來越多南亞裔人士加入香港建造業,翻譯需求亦因而上升。BridgeLink 便曾將他們的中文培訓教材、會議記錄等翻譯至英語。由於內容的技術性很高,翻譯的每字每句,都是譯者的心血。BridgeLink 就是帶著一份打破語言界限,讓世界各地人士共融的盼望,來繼續他們的業務,希望有朝一日成為亞洲區著名的翻譯公司。

CORPHUB
CORP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