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左「決心」落地,不如試下執番佢 | 文章 – 滙豐機滙

跑班有個後生仔,佢兩年前開始每天只食一餐,早午餐只是喝水和呼吸,有一日…….,佢冇死到,佢一個人用了15個鐘,完成了衛徑全走(80K) 。兩件事沒有前因與後果的關係,但都看見「決心」,原來是好多難題的答案。呢樣野我好缺貨,於是有興趣寫寫他的故事。
故事  ·    ·  5 mins read

跑班有個後生仔,佢兩年前開始每天只食一餐,早午餐只是喝水和呼吸,有一日…….,佢冇死到,佢一個人用了15個鐘,完成了衛徑全走(80Km) 。兩件事沒有前因與後果的關係,但都看見「決心」,原來是好多難題的答案。呢樣野我好缺貨,於是有興趣寫寫他的故事。

2021年11月2日清晨5時,Gerald,一位高高瘦瘦黑拗拗、遠看似肯亞人 (體脂約10%-15%之間) 的港男,出現在孖崗山腳衛徑起點,展開了雷利「全條衛徑一直跑」之旅,陪伴起步是滿天的繁星和盛滿了500cc的水樽…….

                                                           ******

時間回到2014年6月9日,一個180磅重自稱肥仔的Gerald,突然發現唔可以繼續肥落下,於是同自己講:我要開始每天做點運動。其實那天他沒有失戀、沒有被方丈黑面,亦未有全民造星,總之覺得需要做一件事,就要去完成。唔知點解,我覺得皮膚拗黑的人,就係有呢份固執和決心 (但我是一個例外)。


肥仔不是浪得虛名,仲有少少宅

 

 



下決心後,陽光燦爛 (真係同一人,冇P)

 


開始時是跟youtube片做7分鐘的HIIT,跟住增至30分鐘、1小時。2015年Gerald的嫲嫲去世,悲痛之餘,他覺得一定要練好身體,不要叫家人擔心。好難得廿多歲的後生仔把家人放在這麼重要的位置。他決定以後的以後,每天都要做運動。

                                                           ******

Gerald 用了兩小時完成了約12Km的港島段,在鰂魚涌補給後,下一個加水站是18K後的沙田坳道恆益商店 (M101),500cc水有少少勉強,但Gerald是出名的駱駝,平日跑廿Km都好灑脫地只帶一個軟水樽在身。他保持著5-6Km/hr 的pacing,3小時後 (約早上10點)到了恆益商店,500cc的水差不多用完了。

但看見商店沒有燈光沒有人,原來今天沒有營業,明明google map 上寫好了營業時間是0700-2200,星期一至日。Gerald 沒有出post鬧爆恆益,他聯絡原本安排在城門水塘做support的friend,要改去大埔道的金山,距離恆益還要捱缺水的8K,「捱」,對Gerald來說是熟悉的老朋友。

幸得好友Leo在金山接濟

 

                                                         ******

回到2019年,Gerald與friend組隊參加了毅行,在炎夏操練時,發現膝頭好痛,情況持續沒有好轉,他不想連累隊友。他估計膝痛是體重造成,於是決心減磅 (後來發現其實跑姿才是元兇),試過很多不同的方法,最後試行一日一餐one-meal-a-day,由一日三餐減至只吃早、午、晚的其中一餐,其他時間亦不會喝含熱量飲料。文獻指出比較其他禁食法,包括16/8 (8小時吃,16小時禁食),一日一餐是最進取的,亦是最辛苦的,特別遇上大伙兒聚餐、公務午膳,垂涎的美食和邀請共享的熱情,都要動用大量的決心和優秀的社交技巧。

「起初係唔係好難適應?有冇試過失敗破戒嘅日子?」我最喜歡挖人黑暗面同墮落的經歷。

「起初係要死忍唔食,特別係跑完山,任何食得嘅野都係美食,但我喜歡用身體做實驗。one-meal-a-day好快便成為日常的routine。體重最低時是60Kg,現在維持在63-65Kg之間。當我決定做一件事,我會盡洪荒之力去達成!」洗唔洗咁強大。

「不過兩年中都有試過失敗的時候。」咁就似番個人。「試過工作壓力大、心情低落的時候,日常的程序亂七八糟,日間我破戒食好多野去分散注意力減壓,跟住又會發胖,覺得自己未夠強。」一個高度紀律的人都會受情緒影響,Gerald的決心跌左落地。

「我唔想自己沉淪,俾人知道亦好樣衰。我發現跑步都可以減壓,舊年嘗試培養每天都去跑10K的習慣。」`佢試下去執番那份決心。

 

                                                          ******

Gerald金山補給後,下午3點到太和九龍坑山腳,不單有friend補給,還計劃會陪行到鹿頸,共廿多Km,這段是主菜,要翻過千多石級的九龍坑山,繼而攀黃嶺,越過八仙嶺,此段將會入黑。

朋友不是快腳,但考慮來到尾段應該會慢下來,可以跟到Gerald,怎知去到八仙嶺時,朋友開始墮後跟不上,Gerald心想唔緊要啦,又唔係要爭排名,而且一個人跑山好孤獨,兼有少少驚驚。但朋友不想拖慢他,勸他自己跑先。Gerald極不想放下朋友獨自一人,而且朋友的頭燈開始無電。但朋友愈來愈慢,若堅持一起跑,他會跟得好辛苦,更會令他感到拖累人而有歉疚,面對人生交义點,千迴百思。

過了下七木橋到直升機坪,開始全水泥路,離終點約2K,Gerald決定把頭燈交給朋友用,自己開後備電筒照明,全速跑到鹿頸路口強記士多衛徑終點,晚上9點完成了80K長征,用了15小時31分。時間不是超快,但存在感卻是滿滿!

就憑決心和好友,克服任何的長征


                                                           ******

Gerald在fb出post,除了感謝各方好友和教練,特別有感而發,覺得自己有時唔想去跑步好多藉口,「成日攞唔夠瞓嚟做藉口,其實講到尾都係意志…..。郁啲就話攰,但(這次挑戰衛徑)去到最後為咗追時間,跑完七十幾公里都仲可以狂奔去終點,就知平時幾多廢話。」

「只要夠想,咩都係動力;唔想做嘅話,咩都可以係藉口。」全中!

當決心跌左落地,試下去執番!



孫立民 Watson Consultancy
孫立民 Watson Consulta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