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物有價!上門回收業搶佔商機】 | 文章 – 滙豐機滙

疫情期間基於衛生理由,難免會使用大量即棄用品和餐具等,而市民回收的途徑有限,有公司看準目前本地環保回收市場的發展空間,推出上門回收服務,省卻客人為回收時間和心力。為環境保護出一分力之餘,亦開發了全新的市場。
視野  ·    ·  3 mins read

根據環境保護署的數據,2019年香港人棄置了568萬噸都市固體廢物,當中只有164萬噸或29%被回收並循環再造,即是有超過七成的固體廢物只能送去堆填區!

疫情期間基於衛生理由,難免會使用大量即棄用品和餐具等,而市民回收的途徑有限,更令香港本來的回收情況雪上加霜。不過有公司看準目前本地環保回收市場的發展空間,推出上門回收服務,省卻客人為回收頻撲的時間和心力。為環境保護出一分力之餘,亦開發了全新的市場。

The Loops:全港首個上門回收月費計劃

本地環保初創企業The Loops推出上門回收月費計劃。客人只要經手機應用程式(App StoreGoogle Play)登記和付月費,就可以安坐家中待專人上門回收廢物。回收前客人需要按程式內指示清理好回收物,每星期按訊息提示將回收掛籃掛出家門外即可。

創辦人黃靖羲Jorch向傳媒表示,創立上門回收公司的契機是覺得現時單靠三色廢物分類回收桶的回收效能未如預期,故此嘗試將回收商業化,促進環保回收業可持續發展;而公司將廢物分類後運送至回收廠加工,也有助完善回收鏈。

上門回收並不是賺快錢的生意。Jorch在《經濟一週》專訪提到,2於020年2月創立公司後一度面臨財政赤字。不過,公司一年多後終於累積逾400名用戶,目前公司服務範圍由最初在將軍澳的9個屋苑增加至全港92個。

公司亦開始拓展企業上門回收服務。去年起為P&G回收辦公室廢品,早前更聯同 WatsonsP&G Living Artist 合作的膠樽回收計劃,回收量已突破了18萬個膠樽,相等於100棟IFC的高度。今年6月起開始每月一次,在戶戶送企業客戶及餐廳夥伴的辦公場所設置回收站,收集塑膠餐具和紙餐盒、辦公室廢棄物等廢物,並將其回收再造為食物容器及袋等等,回收計劃的費用視乎企業規模而定。

企業產生的回收物數量會比家居產生的更多,有更大盈利空間。有興趣開始回收業務的老闆們,可以參考The Loops的商業模式。

JupYeah執嘢:上門回收舊衣 提供報告更透明

換物平台JupYeah執嘢提供上門回收舊衣服務「JUP-UP」。客人只需填寫Google Form,並支付每箱500元的服務費,便有專人待著可以裝30至40件夏天衣物的物流箱上門收件。

JUP-UP專員收取舊衣物後,會運送至離島存倉空間再分類、清潔、修補,再然後經JupYeah.com換物平台、流動衣櫃派衫活動、換物派對、LookMatters二手時裝駐店計劃和升級再造計劃,幫舊衣尋找新主人。客人想知道JupYeah決定怎樣處置舊衣物,可以要求平台在收取衣物一個月後提供報告,增加回收過程的透明度。

500元看似定價高昂,但JupYeah表示,費用包括公平合理的運輸工人薪金、運輸車費、存倉租金及處理物資的人手開支。而平台堅持零垃圾物流,棄用任何物流公司,並使用公司可重用的物流箱。想開展舊衣回收生意的環保之友可以參考平台的成本和定價。

政府回收基金助拓展   

想將回收理念發展成生意,可以留意環境保護署的回收基金行業支援計劃,全年接受申請,秘書處每兩個月會分批處理一次。

每間企業最高可獲1500萬元資助,最多獲批10個項目,而每個項目資助一般定為獲批項目開支的50%。

提交申請前,申請者須擁有至少1年參與回收相關運作的經驗及紀錄。申請成功後,回收基金會以配對基金形式協助個別回收商或企業提升及擴展本地的回收業務。

可獲資助的開支項目包括:為引進增值工序或提高處理量而購買的設備、裝置和車輛的資本投資,提升回收鏈相關的運作成本,為改善廢物源頭回收、運輸、推廣及公眾宣傳的額外成本。基金亦可能資助訓練員工,以執行改良了的運作模式。

疫情後香港人的環保意識逐漸提高,雖然現在上門回收服務的市場只是剛剛起步,但相信以後百花齊放後,廢物亦能變黃金。

BUSINESS INNOVATOR
BUSINESS INNOV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