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時間都應做正確事 | 文章 – 滙豐機滙

「任何時間都應該做正確的事」,但對於何謂正確,不同人有不同看法。

創業  ·    ·  3 mins read

我向來相信「任何時間都應該做正確的事」,但對於何謂正確,不同人有不同看法。雖然法律可以就事件作出裁決,但人人都知道沒有任何法律可以明確涵蓋所有可能性,而且隨着時間推移,文化及社會都會改變,於是便造成法律寫得愈詳細,漏洞反而愈多的情況。與其說用法律來解決問題,倒不如說法律造成更多問題。

在此不得不讚揚香港多年一直沿用的普通法。在普通法系的司法管轄區裏,是由法官在法庭上針對實際情況及當時客觀環境,演繹法律原意並作出判決,代表着可以跟隨時間推移而自由作出改變; 加上普通法可以援引同屬使用普通法地區的案例,即使在不同地區做生意,亦可以看到清晰方向和受到保障。

「任何時間都應該做正確的事」,但對於何謂正確,不同人有不同看法。(Freepik網上圖片) 

在法律詮釋之上,我深信最佳方法是「Sunshine Policy」,或可稱此為陽光測試。道德觀幫助我們判斷對與錯,透明度則讓事件始末展示在大眾眼下,兩者結合之後,便可以很容易找出「Whiter than White」的答案,這亦是最有效率、最公道和對長遠發展最為有利的裁定方案。

說到時間對正確性的影響,不得不提當年最難做的project 之一 ──把一間已除牌的上市公司重新掛牌上市,這遠比IPO或是普通一間公司重新掛牌麻煩, 因為當中涉及的不只是一間公司的業務,還包括整個行業的整頓,於是前後花了足足4、5年才完成。

由於公司本身便是行業領導者,其做法將直接影響到整個業界的運作方式,為防出錯「累街坊」,當時我們與律師、會計師和一眾專業人士共同開發結合科技與現代合約的全新營運系統,簡化程序及提高透明度外,亦確保交易雙方可以達致雙贏; 還特地找了核數師,為核數結果再進行審計,以確保正確無誤。

靠人情或是得個「信」字的方式,會出現大量欺詐行為,進而腐蝕整個行業。(Freepik網上圖片) 

其時行內仍慣用沒有協議及收據的現金交易做法,但想也知道這種靠人情或是得個「信」字的方式,會出現大量欺詐行為,進而腐蝕整個行業。當時我致力把現金交易改為可追蹤的支付方式,然而這個行為卻引起一定反彈。

曾有業內老行尊對我說:「Erwin,你對呢行同埋裏頭嘅潛規則了解幾多?」的確,對於這位做了30年的前輩而言,我當時仍是新丁一名,但我可以理直氣壯地回答說「做正確的事總是對的」,這亦是最簡單的法律原則。

這個project的名字便是「Whiter than White」,正正反映了我們對這個項目的期望,整頓後業內不但要清白,更要「比白更白」(whiter than white)。當我們完成公司的重組改革後,業內近九成半的交易隨之作出改變,而行業現代化及實施更廉潔的制度,亦令到一些老行家被迫離場。計劃啟動5年後,公司成功重新上市,股價更大幅飆升,而我亦從矽谷出身的「科技佬」CEO,搖身一變成為公司治理專家。

希望當年這個令我獲益良多的項目能給予大家多少啟示。

普通法可以援引同屬使用普通法地區的案例,即使在不同地區做生意,亦可以看到清晰方向和受到保障。(Freepik網上圖片) 




Erwin Huang
Erwin Huang
Erwin
Erw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