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碳」大潮下 大灣區綠色金融大有可為 | 文章 – 滙豐機滙

滙豐香港工商金融主管方嘯
視野  ·    ·  3 mins read

面對日益加劇的氣候變化危機,發展低碳經濟已成為全球共識,也同時產生了龐大的資金需求。在這全球趨勢帶來的重大變革下,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的核心城市,香港可憑藉其金融樞紐優勢,吸引更多資金投向綠色低碳領域,推動大灣區成為內地以至全球綠色金融的重要基地。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報告指出,氣候危機正衝擊全球各處,有些變化恐怕在幾個世紀內都不可逆轉。現時,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已達200萬年來最高,而氣溫亦比工業化前上升接近1.1°C。IPCC強調,將全球升溫控制在1.5度內的目標仍然可行,但前提是各國須快速削減碳排放,並在2050年達到「淨零」。 

可以預見,未來幾年全球的政策和法規將發生重大轉變,綠色低碳將融入所有經濟活動,成為投資、生產、消費和物流等決策的核心。然而,無論是增加基建以抵禦極端天氣、發展綠色能源技術、以至傳統高碳資產行業轉型,對資金的需求亦不斷增加。

以內地為例,中國在太陽能電板和大型電池等綠色能源的生產技術已領先全球,但龐大的工業體系和碳密集行業仍需龐大的資金支持,以進行技術改造及商業轉型,逐步實現減排和脫碳。中國國家氣候戰略中心測算,到2060年,中國新增氣候領域投資需求規模將達約人民幣139萬億元,年均約為人民幣3.5萬億元,佔2020年GDP的3.4%和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總額的6.7%左右,資金缺口年均在人民幣1.6萬億元以上。   

面對巨大的綠色投融資需求,「粵港澳大灣區」將扮演關鍵角色。大灣區不僅匯聚了內地80%的供應鏈企業,有300多個各具特色的產業集群,更擁有成熟的資本市場、開放且創新的金融環境,具備發展綠色金融的優勢和動力,帶動內地整體產業升級和低碳轉型。

近年來,灣區內11座城市在綠色金融領域形成了不同的特色。廣州積極建設綠色金融改革創新試驗區;深圳作為全國首個為綠色金融立法的城市,在綠色基金、綠色保險等方面走在前列;香港在綠色融資債券發行、認證等方面表現突出,並致力於打造大灣區綠色金融中心;澳門已獲得多項金融創新政策支持;珠海等七市則結合產業情況探索綠色金融帶動製造業、供應鏈的綠色轉型。

大灣區內綠色金融產品,如綠色債券、綠色信貸增長明顯,香港的規模和增速更是走在最前列。2020年,在香港安排和發行的綠色債務(包括債券和貸款)總額達120億美元,截至 2020年底,累計額超過380億美元,市場參與者和產品方面愈趨多樣化。2020 年,三分之一的綠色債券發行人都是首次在香港發債。截至2021年7月,共有108隻綠色債券/與環境、社會及管治(ESG)相關的債券在香港聯合交易所上市,累計金額達 3563 億港元。 

可見,香港將是大灣區未來綠色金融發展的關鍵一環。一方面,是內地綠色技術和企業首選的投融資平台;另一方面,吸引國際資本投資到內地綠色和低排放項目,並協助大灣區建立綠色金融生態系統。

不過,大灣區內兩種制度,三個關稅區,三種貨幣,在一定程度上成為綠色金融合作最大的挑戰。灣區內應加快統一綠色金融產品標準、綠色評估體系、環境信息披露制度等,建立規範的數據收集體系。同時,大灣區應高度重視金融發展轉型,拓寬傳統高碳行業轉型融資的渠道。

總言之,推動低碳經濟刻不容緩,而綠色金融的發展是推動和引導資金流向低碳經濟的關鍵。六年前,超過190位領導人簽署了《巴黎協定》為應對氣候挑戰建立了全球架構,下個月即將舉辦的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更為未來發展的關鍵。作為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引擎,大灣區應抓住綠色金融所帶來的發展機遇,發展成為世界級綠色金融樞紐,實現經濟發展與生態環境保護平衡與雙贏。

HSBC
HS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