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下半場我換咗班friend | 文章 – 滙豐機滙

兩年前誤入「奇」途,加入了跑會,影響最深的,不是跑步,是跑班的同學。他們未必個個骨格精奇,但不論年齡都精力過剩、熱血沸騰,與他們為伍,令我誤以為自己都係。就是這個誤會,影響著我的晚年生活。

視野  ·    ·  4 mins read

不論限聚令減少到幾多人,社交距離規定幾多米,相信塵世間沒有人不受朋友的影響和「感染」。約兩年前誤入「奇」途,加入了跑會,影響最深的,不是跑步,是跑班的同學。他們未必個個骨格精奇,但不論年齡都精力過剩、熱血沸騰,與他們為伍,令我誤以為自己都係。就是這個誤會,影響著我的晚年生活。

冇覺好瞓

第一個影響是令我瞓得唔好。夜晚跑班操完落堂一起食飯吹水,是當晚的recovery eat。同學仔(包括教練)都像缺乏家庭溫暖似的,不過11點不肯回家。每逢周未周日,更是這班人操山放電的時候,要跟操便要晨咁早在梅窩、北潭涌、大尾篤等塞外之地集合出發,日出跑到日落,力已盡,還拖著一身泥巴和污糟衫回家,清理完已是夜深,真係冇覺好瞓。他們常以為老人家必定瞓得少,早起身,其實就像Twitter 對帖文的附加警告一樣:this claim is disputed. 

血仍未冷

第二個影響是令我忽然熱血。在職場辛辛苦苦(自以為)捱了數十個寒暑,現在過著半退休生活,好值得和問心無愧地過下hea 和頹的生活。不過回想以前最博殺最上進的一段職涯,還不及現在半退休時的熱血。跑班的小鮮肉和老鮮肉,動輒每周跑過百公里(K),同學小鮮女E周末周日更是back-to-back環大嶼山(6xK) 橫跨港島(3xK)青山公路全走(9xK),面不改容。

作為大叔輩,我當然不會benchmark這些小朋友,但奈何班中「三嬸一叔」長老們都不是正常,甚至瘋狂。那位55+的D大叔,每天中午lunch跑數K送飯,放工後還要走轉鰂魚涌上柏架山波頂才肯回家。還有已upgrade為婆婆級60+的May姐,上個月剛完成了環港島加直劏青蛙,72K找數,實在令我汗顏,也受感染。即刻熱血地約friend走番次環大魚 – 當然係分兩日,可惜突然頒下2人限聚令未能成行。

上堂跑tempo,教練KFC說:「阿孫,一陣跑3K,你試下跟住L,唔好甩!」

「L跑3分幾披喎,點跟呀!」

「未試過唔好話唔得!」

「L後生過我廿幾年,阿sir!」

口裡說不,腳很誠實。一起步唔知點解就盡力去跟,就算跟唔到返終點,都嘗試爆肺跟他1K半K,跟到幾多得幾多。L都好交戲全程伴在我身邊跑,令我以為跟到,結果那次3K做了PB,原來那股熱血已悄悄流進我的體內。雖然已兩三把年紀,不知熱血對我有什麼用途。

人貴自high

第三個影響是製造目標自high,這是跑班同學最擅長的。以往賽季操練目標明確,現在世界停頓,所有實體賽事歸於塵土,但同學們會自製目標,紀錄下由大風坳上柏架山波頂、青山禪院到青山發射塔、畢拿山一轉天梯、甚至只是繞南昌街一周的時間,有晒FKT (Fastest Known Time) 同排行榜。見到排行榜,你會受睪丸酮影響躍躍欲試,不一定要贏,要的是排行榜上的一個位置,紀錄自己曾經在那裡努力和奮鬥過,或者叫存在感。

近期越野界都設計了多不勝數的虛擬路線,劏青蛙、食大魚、環獅山、大帽山三吃…..等,同學們都熱衷參與,完成後出post耀武揚威一番,雖然不是什麼偉大目標 (不用個個都要拯救地球吧),但人貴自high,達成目標自然high。跑班的同學們很多都有清晰追求的目標,有些是完成第一個100K,有些是踏上UTMB (Ultra-Trail du Mont-Blanc)、有些是全馬sub4(4小時內),較卑微的是1小時內走完10K,遇上他們,頓感人生充滿意義,總覺得自己都要出番個plan。意義這東西,特別步入中年或退休後,會發現十分缺貨!

「阿孫,唔好淨係跑3K、10K,係時候跑番隻馬。」間中教練又會挑下機。

「一隻馬我handle唔到。」

「未試過唔好話唔得!」

「跑馬唔係我嘅bucket wish喎,阿sir。」駁咀方面我多少有些心得。

不過見到同學仔個個都報山寨版倫馬(在港跑的虛擬馬拉松),加上街坊價,竟然受不住誘惑報了名,跟著的日子目標清晰,整個9月都在操馬。比賽當日,已經聽教練說唔好急,開6分至6分半披跑,不過到25K後已全身乏力,開始懷疑人生,35K時想過放棄人生。那時已入夜,吐露港沿海昏黃的街燈,一盞一盞十分緩慢地在頭上往後退去,漫漫長路看不見盡頭。

原來一條路的長短是由意志去決定!

人貴自high,達成目標自然high
此時見到四、五位騎著單車做support的同學堅守崗位,在科學園與大埔之間來回穿梭,幫跑班的同學補水和鼓勵他們幾句。幾位慢腳同學,懷著堅定的眼神仍在奮戰中。我重拾力量,捱埋最後7K。順利完成人生第一馬,亦是第一次為自己完成一項賽事而感動!

 (不過唔會再去跑馬啦,誓已發!)

有一晚,我在電視翻看Eliud Kipchoge(馬拉松奧運金牌選手) 的break 2 documentary (2小時內完成42.2K的馬拉松),目不轉晴,全神貫注看著一位穿白色Nike背心的黑人在跑,前頭有4,5個穿黑色背心的黑人也在跑,跑呀,跑呀,跑呀,無論什麼角度拍攝,全套片也只是影著一堆男人在跑,梳化旁邊放著一杯白開水,無啤酒,無薯片,但我看得津津有味!

阿仔此時由睡房行出客廳,看見我,說:「老豆,你真係變左!」

孫立民 Watson Consultancy
孫立民 Watson Consulta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