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市創業!旺角型格咖啡甜品店 Black Coffee老闆:用6年經驗裝備自己 | 文章 – 滙豐機滙

正所謂有危就有機,疫情之下有人離場也有人趁機擴張,旺角這間以黑色為主調的咖啡甜品店就是其中一間,單看外表絕對不會想到原來是由土瓜灣一間文青Cafe的班底主理!

正所謂有危就有機,疫情之下有人離場也有人趁機擴張,旺角這間以黑色為主調的咖啡甜品店就是其中一間,單看外表絕對不會想到原來是由土瓜灣一間文青Cafe的班底主理!吸收過往的經驗,在「疫」市中開拓新路線。

Black Coffee走簡約型格的全黑路線,裝修、擺設,甚至餐具都以黑色為主

Black Coffee創辦人Given介紹,新店的主題一如其名,就是黑色加上咖啡。黑色是對電影和攝影非常有興趣的Given自己的個人喜好之外,也是神秘、型格,還有隱藏於鬧市中的一份寧靜。說起來,姐妹店HeySoNuts也位於旺中帶靜的土瓜灣區呢。Given形容這次來到旺角開店是一個進步,無論是拍檔還是員工,都要給予他們晉升空間,因此相對穩定的HeySoNuts會放手讓員工打理,Given就安心投放更多心思在新店Black Coffee上。

做無法被取代的產品

「呢個疫情令租金下降,我哋有經驗覺得準備好啦,呢度有間吉舖,咁啱我哋又經過呢度。」Given笑說:

「我哋都盡量用返過去經驗去做,呢個係好緊要,調返轉如果我哋無呢六年嘅經驗,我哋亦都唔會夠膽第一日就喺旺角開店,呢六年就係一個裝備。」

這也是為什麼,縱然新店一改形象,但無論在招牌、Instagram等社交網站上,也標註著「by HeySoNuts」,Given指由零開始太困難了:「我哋既然有HeySoNuts呢個咁好嘅平台,就嘗試用下啦。雖然係有風險,但我哋都鍾意挑戰。」

有勇氣去冒險,除了天時地利人和,也得靠著一點信念,例如Given就堅持盡量自家製,不少原材料都是廚師用自己研究的食譜製作,咖啡也找本地烘焙師合作。「開一間餐廳,其實好在乎你賣嘅產品,係咪你自己嘅產品。」Given覺得,如果用的都是別人的出品,而不是自己的研發,其實很容易被取代。就算幸運地搶到頭啖湯,之後也會因為同類型的競爭而失敗。

Ginger Moffle的Moffle是指麻糬窩夫,自家製作麻糬的時候加入薑,吃起來口感煙韌同時帶辛辣香氣

相信客人而不是Like數

Given觀察到新店一開有不少Blogger和Foodie來光顧:「因為而家互聯網啲嘢傳得好快,可能我哋只係喺Instagram上載一張相,佢哋見到張相覺得好靚,環境氣氛吸引咗佢。」但問到要怎麼在社交平台上宣傳,Given反而語重心長的說了一句:

「社交平台好危險,危險嘅意思係你好容易被嗰啲Like蒙蔽。無論係你個Page定啲Post,將啲Like轉為錢係另一樣嘢。」

這一刻你得到很多Like,不代表就可以立刻開分店,Given引用他認同的一種營運方式:「如果你想你嘅事業係一世嘅話,你嘅發展亦係一世咁嘅速度。」

不過營運方式也受大環境影響,Given坦言限聚令讓餐廳營商環境變得更差,不過同時也是個學習的機會:怎麼在減少枱數的情況下盡量維持營業額?每間餐廳的答案也許不同,而Given暫時找到的答案是相信客人:「我哋之前盡量都唔想限時,畢竟係咖啡店。但我相信我嘅食客,我相信佢哋明白而家嘅處境。」咖啡店限時後,也多了客人貼心地一次過點好所有餐點,讓流程變快,的確也有助讓營業額下跌少一點。

中間的Peach Sparkling Coffee是咖啡師Daemon的Signature Drink,不加桃肉或桃味糖漿,以特別的咖啡加上梳打水撞出類似蜜桃的甜香

慢慢來比較快

「有好多不明朗因素,但我哋喺得香港扎根,就要去適應。」Given指,Black Coffee試業至今營業額逐漸開始符合預期。而比起急速上升,Given寧願慢慢來:「六年前HeySoNuts一開真係無生意,我哋都諗係咪開錯地方?土瓜灣無人行嘅?但三個月後一上就上到高位。點解知係高位?因為餐廳已經用盡啲位同人。咁去到高位會點?咪就係會跌。」

雖然不急於開分店,但如果又遇到好的機遇和舖位,會選擇經營HeySoNuts還是Black Coffee呢?Given也很誠實的說,單以包裝和市場推廣來說,Black Coffee的形象會比較吸引。但兩個品牌是感覺完全不同的感覺,HeySoNuts形象親民,適合家庭客人;Black Coffee裝修全黑,走型格時尚路線。當然,作為一間餐廳,Given最希望不止是包裝,而是用主打的咖啡和甜品來留住客人:「你碟嘢幾靚都好,如果唔好味就無意思,對於我哋嚟講呢六年都無變過。」

創辦人Given和拍檔阿宇、Daemon,背後團隊也很多是從酒店出身,大家對出品都要求甚高

採訪、撰文:Cathy
攝影:C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