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agon 左鄰右里 X Rita & Gurt @ Nowhere to stop | 文章 – 滙豐機滙

在金錢掛帥的香港,談夢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旁人總會問句「賺不賺錢?」一盆冷水就這樣倒下,導致許多人出身社會後,重視「錢途」多於人生規劃,有夢亦未見敢追。

創業  ·    ·  3 mins read

然而 Nowhere to Stop 的 Rita 及 Gurt,卻認為做有意義的事,比起金錢回報更為有價值。因此多年來他們堅持一直做最想做的事,投入大量心思拍攝「唔賣得」的紀錄片,從香港人的日常到長者的一生,他們選擇做個影像說書人,紀錄城市人的種種。

無處不作,隨時創作

Nowhere to Stop 合作夥伴 Rita 及 Gurt

他們工作室名為Nowhere to Stop無處不作,意指去到任何地方都仍要創作,聚集志同道合的人,做工作以外想做的事。主理人 Rita 及 Gurt 曾是電視台的同事,二人十多年來皆從事錄像相關工作。大學時代主修新聞系的 Rita,將讀書時代學到的採訪技巧,學以致用於人訪,籌備每一條片由劇本到剪接皆一手包辦; 而在行業待上超過 20 年的 Gurt,多年不斷與不同的人合作,主要崗位是導演及編劇。劇集、電影、短片⋯⋯一切與錄像有關的,他都曾涉獵過。現時二人合作製作紀錄片居多,除了喜歡紀錄片的故事性及真實性,也因覺得這片種於香港能拍得比較開心。「我們想要拍攝具人情味的作品,家庭、低下階層等比較貼地的題材,都會較常出現在我們的影片中。」

透過紀錄片宣揚精神,做更有意義的事

Rita 及 Gurt 從事影像製作多年,非常著重影片能傳遞的意義

以一技之長,將被社會忽略或遺忘的人事物以影像方式呈現眾人眼前,是 Gurt 的初衷,亦是他至今堅持做的事。「我覺得不能只用自己的技能去賺錢,那樣沒有意思,我也不想那樣。」從前初出茅廬,他會和朋友合資購入 DV 機、DV 帶,為興趣拍攝自己喜歡的東西;如今除了興趣外,更多了一份使命感:「希望做的事能幫到一些人,同時宣揚到我們相信的精神。」比如他們的專頁日作(No Ordinary),就以記錄不同香港人的工作日常為主,鼓勵大家用心感受日常,相信平凡的日作,也是推動世界的重要齒輪;而一刻紀錄 (Time Rider)就以讓長者於鏡頭講述一生為主題:「長者的故事其實很有啟發性。你會知道今天能看到他,下一次未必能再見。所以更想趁有能力紀錄時,將他們的故事留給下一代。」Rita 如是說。


而與老人家的接觸,更讓Rita時常提醒自己要做無悔的事:「曾經義務幫過一個獨居長者拍片,事後他想取回三份副本,一問之下才得知他想將影片寄給居住大陸的子女,讓他們知道自己當初的決定不是為錢,想要借此伸冤,解開心中鬱結。那刻就會覺得自己做的事原來意義並不單單是一段片,其威力是有機會去幫忙解開一個結,影響其他人的人生。」Gurt認為,如果只是做成功人士的紀錄片,說著已經街知巷聞的事,他們反而不會有同樣深刻體會。「曾經訪問一個在觀塘區工作的速遞伯伯,原來年輕時是在法國教二胡的表演家,講得一口流利法文。他憶述時口氣相當輕鬆樂觀,一點都不覺得回港為生活做速遞員有何不妥,正因他覺得人生起起跌跌,所有都是過程,他面世的態度令我印象很深刻。」雖說拍攝紀錄片不如一些商業宣傳片那樣「賺到大錢」,但做著做著,也開拓了一些新的客源,如有子女找他們幫雙親拍片,又或機構看中他們 Storytelling 的能力而找上門。「反正能平衡就可以。」Gurt 淡然說道。

過去一年香港經歷動盪,生意上他們的工作室多多少少有受影響。但 Gurt 覺得有危便有機,也是因為這些動盪促使他來到 Paragon 工作室:「之前很安穩就有點好逸惡勞,但這一波沖擊讓我審視自己需要,比如用更相宜的價錢找一個尺寸更適合的工作室。而且我相信能在這裡找到更多同行的人,互相交流學習。」現在他們繼續專注製作紀錄片,同時主動發掘與外地公司合作的機會,相信香港人定能在緊守自己崗位下,一起渡過難關。

PARAGON ASIA HOLDING LIMITED
PARAGON ASIA HOLDING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