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服大革新!由傳統名牌時裝到功能校服 2.0 的故事 | 文章 – 滙豐機滙

不知各位對上一次穿校服是甚麼時候呢?是校服派對的日子?還是遠古到不堪回首的中小學年代?「校服」這一件事,對成年人來說剩下的可能只是回憶,但你又知道整個校服市場和學校衣物界別正在靜靜地起著前所未有的變革,進入「校服 2.0」時代嗎?這個故事,要從二十年前的 Seamax 思明企業說起。

故事  ·    ·  9 mins read

不知各位對上一次穿校服是甚麼時候呢?是校服派對的日子?還是遠古到不堪回首的中小學年代?「校服」這一件事,對成年人來說剩下的可能只是回憶,但你又知道整個校服市場和學校衣物界別正在靜靜地起著前所未有的變革,進入「校服 2.0」時代嗎?這個故事,要從二十年前的 Seamax 思明企業說起。

「思明企業一直以來都在紡織業努力,希望將高質素及創新的功能式衣物帶給市場。」思明企業的創辦人 Albert Young是香港紡織業界的代表人物之一,企業一直以來為不少大型品牌,例如 Adidas、Diesel、Armani 等製造功能性的運動衣物,一些曾紅極一時的品牌時裝產品,或者是不同運動的指定衣飾,也是出自他們之手。「大約十五年前,我們取得了Adidas 不同的產品生產線及總代理,主力做運動相關的產品,例如羽毛球、拳擊、空手道及MOTORSPORT等。」

開發、開拓功能性布料、衣物及時裝產品,除了令思明在時裝界別上越做越有名,更將他們的品牌帶到國際。「在取得新生產線之後,我們更取得了環法單車賽的地區代理,由設計、生產、銷售全部包辦。當中的產品包括帽子、衫褲、袋等等。」對於能夠為這項全球最大型、最觸目的國際運動界盛事出一分力,Albert 與有榮焉,除了是對品牌認知度有相當正面的影響,亦是對他多年來努力為香港體育界的付出的一個肯定。

由時裝到校服,由無心插柳到關愛社會

可能你會問,一直做品牌時裝的思明企業,何以會與校服拉上關係?Albert Young 解釋:「2018 年的時候,我們向天虹小學sponsor了兩個服飾品牌,並以贊助商的身份開始接觸到學界。」不知由自可,當一腳踏進了學校,Albert才明白到基層學生面對到的問題:「那時候我們主動接觸了不少基層學生,同學們的學習環境相當差,好多時候家中也沒有資源讓他們做想做的事。例如我遇過很多學生在做運動方面很有潛質,卻因為家境問題而無法負擔運動上所需要用到的衣飾,對於半生都在為體育界努力的我來說特別有感觸,希望能夠在這層面略盡綿力,協助學生。」

為此ALBERT亦非常感謝一眾投以信心一票的校長們,「雖知道對這一大轉變,學校也要非常前瞻性地為學生們踏出勇於轉變的第一步,繼有香港培道小學、八鄉中心小學、香海正覺蓮社佛教陳式宏學校、海壩街官立小學、馬鞍山循道衛理小學、中華傳道會呂明才小學、中華基督教會全完第二小學、佛教覺光法師中學、迦密愛禮信中學及香港浸信會聯會小學等等不能盡錄(排名不分先後),他們可說是校服2.0的先驅們,沒有他們的信任也就沒有今天的思明希望功能校服了。猶記得其中有位我們非常尊重的校長曾支持說,”學校就是教育小朋友迎接挑戰與轉變的培訓所。”」對此ALBERT亦將之定為思明希望的座右銘。

能夠製作一些舒適、好穿而具有強大功能的衣物,Albert 當然是相當高興。而校園的運動衣飾,亦成為了思明正式開展「功能校服 2.0」的契機。「在我們 80 年代,造校服的都是那些耳熟能詳的前輩級品牌,均是信譽有保證的校服供應商,這些品牌在我眼中是『校服1.0』的時代,但宏觀地看鄰近地區例如日本、台灣等等,在校服的設計和功能上都走得比香港前。加上與校長和學生們面談的經驗,令我在想,香港的校服設計還有沒有改進空間?」

了解了學生困境、觀察了其他校服市場的做法之後,Albert決定以思明企業的強項-功能衣物為核心,建立以社企運作模式主導的思明希望,期望將高質素、一般只會在名牌子才找到的衣服物料,以合理而家長能負擔的價錢,融入校服之中,為學生帶來新希望。「思明希望的目標是為同學們帶來自信,令校園生活成為他們喜歡而樂在其中的時光,亦希望同學們對於自己學校的校訓、學校理念等等一般只是過眼雲煙的概念,注入他們的生命中,提高他們對學校的歸屬感。」

由思明希望所設計的校服強調功能性,切合學生日常校園生活,防水性能就是其中之一。

We hope We love We care 的三大理念

思明希望在設計校服時,堅持著「we hope, we love, we care」的三大理念,Albert 表示:「我們帶著思明企業的專長,希望在設計和製作校服時可以傳達得到這三個理念。我們希望同學們因為校服設計的改善,協助他們重新找尋自我,由外在到內在地重新建立自信,喜歡上學。同時,不同學校有著不同理念和金句、校訓,我們希望能夠將這些說話融入到校服之中,使同學們更理解校訓背後的意義,亦會更主動去探索學校的理念。而有很多學生也會因為校服的時裝感不足,穿起來不好看而一放學就希望將校服脫下來。我們希望設計一些讓他們隨時行動,做甚麼都可以的校服,照顧學生在上課以外的日常生活。」

而這些嶄新設計的校服,目標受眾主要是誰呢?Albert 解釋:「思明希望在一開始的目標,是希望能夠協助基層學生。先撇開家境富裕而有能力讀名牌學校的學生不說,就算只是在基層這一部分,學生也能夠再細分為不同組別。一些情況較好的學生能夠獲政府綜緩資助,而思明希望的目標是一群活在綜緩線以上,不合資格申請的一群基層學生,他們才是最需要協助的弱勢一群。」

從功能和時尚作考慮,品牌和學校的「Brand Build」元素

談到 Albert 如何將「思明希望」推廣出去讓更多學校認識,他相信過往的經驗能夠在很大程度地發揮作用:「以思明企業過往的經驗作引導,我們將『Brand buildling』的元素作為核心去將思明希望帶給更多學生和學校。過往校服給人的感覺是老套、不時尚、功能性也很低,我們在做校服時就將這些問題逐一解決。例如,設計上我們走一些比較新派的路線,用上更為鮮豔活潑的顏色,配上學校校訓或金句,低調的放在校服上。考慮到同學們在排隊、集會等時間會看見前面同學的背部,這些金句放在背上,較容易讓同學加深印象。」對於學生在實際使用上的考慮,可見Albert 在設計上的用心和「貼地」。

Albert 正在展示由思明所設計的校服,除了功能性強之外,亦不失時尚感覺,造就了功能校服 2.0 的出現。

「另外,例如馬鞍山循道衛理小學這套男女生的校服,在排隊的時候拼起來可以砌出翅膀和心型,代表著愛與希望的意思,由於只有一邊是無法做到的,也鼓勵同學們要互相關愛,團結一致。」這些與校方一起構思的細緻設計令思明希望做出來的校服更具代表性,並且能夠一改校服沉悶的形象,重新建立「校服」的品牌。

除此以外,思明希望在做校服時針對功能的層面做了相當多改進,例如是加入防潑水、防風和反光的物料。Albert 說這些調整都歸功於思明企業所帶來的經驗:「以往做運動品牌相關服飾時,我們時常要考慮到實用的功能。做運動時會大量出汗,在戶外時可能會日晒雨淋,風大時又怕選手冷病,所以運動服飾中常看到防水、防風、速乾及吸濕排汗等功能。細心想想,其實在學校上課的同學們同樣會遇到這些問題,在學校中跑來跑去,下雨天會淋濕身,冬季外出時又怕風大。所以,我們設計校服時除了考慮時尚性,也將這些重要功能加入到校服之中,配合同學們的日常生活使用需要。」

學生和校服,只是整個思明希望的其中一環。由於Albert 為校服業界所做的多多少少是對於傳統業界的挑戰,所需要的brand build 就不只是產品層面那麼簡單。「傳統買校服給人的印象是先由學校派通告去訂校服,按時間為同學度身、訂購,到時到候再去校服店『照單執藥』,左一件右一件,那個論論盡盡的畫面依然記憶猶新。思明希望在訂購校服的環節也有重新考慮。我們主動聯絡學校並在校園擺檔,快速幫同學度身並下單造校服,起貨後按班分別派送給同學,一人一套完整地寄送給他們。當中省下了他們在校服店排隊等候的時間,而且回學校度身也是他們熟悉的環境,希望盡量能夠方便他們。」Albert 更透露,他們正在不斷優化整個度身訂校服的流程,計劃在十月底推出手提電話及網上下單程式,得到政府早前推出的 D-Biz 科技資助,提升整個訂購流程的流暢度及客戶服務體驗。

為社會帶來希望 讓關愛傳承

雖然Albert 有相當多紡織業的經驗,亦非常了解整個製衣的運作過程,但在踏進校服行業時,亦有遇上不順利的時候。例如是製作校服用的布料數量遠不及生產時裝產品所需的布料起訂量,計算公司倉存的吞吐量時要格外小心;而思明企業一直以來都是主力做生產和設計的角色,在做校服時要兼顧客戶服務的問題,這是公司最大的痛點,特別是當場度身訂校服時家長們的等候時間和如何安排疏導人流等,都是思明希望要面對的挑戰和需要不斷改進的地方。

然而,對於 Albert 來說,這些挑戰與挫折不單不會令他對校服 2.0 的熱心熄滅,更令他學習到更多。「我自己也是為人父母,對於同學們所面對的情況,所遇到的困難,在做校服的時候更加清楚。思明希望期望能夠一直觸及更多不同學校,為他們帶來更優質而更價廉物美的校服,一點一點地改變社會,為社會帶來關愛和希望。」未來思明希望將會推出功能袜、功能書包以及抗菌布料,緊貼時代的步伐及需要。

創業見聞
創業見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