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俊華談自保】做一個開明的「Old Seafood」 | 文章 – 滙豐機滙

「老嘢」遇上「廢青」會擦出怎樣的火花?常聽說兩代人有如「火星撞地球」,我卻認為更像榫卯的一凹一凸,無比契合。如何促進兩代共融?就讓我分享心得。

視野  ·    ·  3 mins read

【曾俊華談自保】做一個開明的「Old Seafood」

現在和人談合作,我有三大條件,其中之一就是對方必須是年輕人。

沒錯,和年輕人溝通並不輕鬆,有時他們的率直性格甚至會讓我先三思應如何反應。不過,我相信感覺是雙向的,說不定在我在猜度他們的同時,他們也對我開口埋口話當年感到老氣。

我欣賞有激情、有活力、滿腔熱誠的年輕人。不僅是因為他們能展現出無限創意,更是因為他們會為了將概念打造成具體可行的方案,而不斷探索新方法,表現出強大的執行力,帶來無數驚喜。或許有人會覺得年輕人衝動任性,常常不跟規矩辦事。但其實只要結果讓人滿意,試問又會有誰追究何人逾規越矩呢?只是不論結局好壞,我們都得承擔責任,成功的話就精益求精,失敗的話亦要虛心學習。

我不認為年輕人抗拒和上一代溝通,他們只是不甘被先入為主地下定論。假如每一番話都被當成耳邊風,換作是你,也會深感無奈吧?與人共事,最怕就是遇到拒絕溝通的同事。這類人從不會認真聆聽,不論你的意見如何,他們總會敷衍回應,堅信自己的方向才是最正確。換句話說,就是帶點獨裁的色彩。

不少人誤以為領袖理應作風強硬,必定要堅持己見;否則輕則被旁人說三道四,重則被視為「唔打得」,最終一事無成。但在我看來,從善如流絕不代表隨波逐流,從古以來,剛愎自用的人大多是失敗收場。尤其當我們身處這個變幻莫測的世代,自保須與時並進,增強應變能力,倘若一個人不肯聽取意見、不願意接受任何新想法的話,又怎能跟上時代步伐,甚至應對突發情況呢?

早在2001年,有學者已提出「分散式領導」(Distributed Leadership)的理念,主張帶領團隊的不應是一小撮人的責任;相反,團隊中每個人都應擔當領袖的角色,共同參與計劃、執行、決策等環節。相較以往的「一言堂」,更有助提升個體的參與感和使命感,繼而促進整體效率及靈活性。無奈不是每間公司或組織都能採用這種新興的管治模式。不論是公營機構,抑或是私營企業,很多仍舊保有層層上報的管理模式,使運作欠缺彈性。改變非一朝一夕的事,唯有賴各層的積極參與,才能除去齒輪的鏽蝕,再次暢順地運轉。

一個好的領袖,毋須大搞「公關Show」。當真正持開放的態度,要了解社會、群體或市場並不困難,問題永遠在於心態。

英國著名企業家Richard Branson 曾發佈一篇名為《Best Advice: Listen More Than You Talk》的文章,當中提及到若想成為一位好的領袖,首先要學習成為一個好的聽眾。我們都曾是職場新鮮人,體會過不被看重的滋味。無論往後的你,經驗多麼豐富,都可保持開放的心態,細心聆聽下屬感受。時刻警醒自己,不要成為令人厭惡的「Old Seafood」,我們應盡力扶持年輕人,助他們實現理想的未來。至於初入職場的你,也不要害怕做「問題少年」。你的一切想法及見解,都有可能幫助公司在亂流中找到定位,奠定更穩健的發展根基。

兩代人的溝通問題好比一個魯班鎖。魯班鎖是一個利用榫卯原理組裝而成的積木,它雖則難解,然而絕非無解。畢竟長、青兩代的成長背景及價值觀南轅北轍,兩代人相處難免會出現矛盾和磨擦,漸漸演變成一條闊不見邊的鴻溝。若然兩代人能摒棄成見,重新認識及了解對方,定能互補不足,就如魯班鎖的一凹一凸般契合無間,是極致的合作關係。

文章來源:自保時代說明書 — 曾俊華專欄

曾俊華 John Tsang GBM, JP

Bowtie 資深顧問

任性的 John「劈炮唔撈」後 ,職無定所,熱心參與不同活動。他除了創辦非牟利機構「薯片叔叔共創社」外,亦是商業電台音樂節目主持人及喇沙書院的劍擊教練。

近年作為 Bowtie 的資深顧問,擔當著未來建構師的角色。他的願景是所有香港人都能夠得到保障,真正走進自保新時代。

P.S. John 於 1982 年代加入香港政府政務官職系,從 AO 開始,他曾出任多個部門的首長,並於 2007-2017 年間出任財政司司長。

John Tsang
John Tsang
Bowtie
Bowt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