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创在香港 | 文章 – 汇丰机汇

创业生态系统的发展概况

创业  ·    ·  11 mins read

初创在香港创业生态系统的发展概况

初创企业被视为推动经济增长的引擎,全球各经济体争相培育独角兽企业,推动新经济发展。根据投资推广署进行的《初创企业统计调查》,香港的初创企业数目于过去数年持续录得强劲增长。2020年,本地初创企业较2018年增加28%至3,360间,雇用10,688人。初创企业涵盖的行业广泛,以金融科技、电子商务/供应链管理/物流科技、专业或顾问服务行业的企业数量最多。

本地初创生态系统持续成长,然而整体表现似乎仍然有改善的空间。根据两份分别由初创企业调研机构Startup Genome和StartupBlink发布的全球初创生态系统报告,香港初创生态系统的排名均落后于亚洲其他地区和城市,包括北京、上海、东京、新加坡、首尔、班加罗尔等。


为深入瞭解香港初创生态系统的发展情况,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于2020年中,向本地初创企业进行问卷调查和深度访谈1。本系列文章总结研究所得,并根据美国麻萨诸塞州巴布森学院的创业生态系统模型中提出的六大创业要素,包括文化、政策、人才、支援、资本和市场,分析香港初创生态系统的优势和弱点,并得出以下观察。

创业文化渐趋浓厚

近年,香港政府积极推动创科发展。2017年《施政报告》提出于5年内把本地研发总开支相对本地生产总值的比率加倍,由0.73%增加至1.5%,又为企业的研发开支提供额外税务扣减。2018-19财政年度《财政预算案》提出聚焦四大范畴,包括金融科技、生物科技、人工智能和智慧城市。香港政府在加强创科发展方面至今投放的资源超过1,000亿港元,锐意增加研发资源、汇聚科技人才、提供创投资金、提供科研基建、检视现行法例和法规、开放政府数据、改变采购制度和加强科普教育。

是次调查的受访者有感香港政府开始重视创科,为本地初创企业提供各式各样的支援,同时乐见社会的创业气氛渐趋浓厚。调查结果显示,本地初创生态圈不乏年轻且高学历的创业者。部分受访者更是于大学读书时期已经参加创业比赛,甚至于毕业前就已经投入创业。

综观香港的创业环境,本地初创生态系统中各持份者发挥各自角色和功能:两大创科孵化器香港数码港和香港科技园为初创企业提供资金和其他支援;本地大学为业界提供学术支援;创业社群组织各类型交流活动助建网络;投资推广署和香港贸发局等公营机构向外推广本地创科成果。

政府政策应进守得宜

各地政府在推动初创生态系统成长方面均扮演关键角色。Startup Genome发布的《2020年全球初创企业生态系统报告》中指出,北京的初创生态系统优势之一在于政府的支持,为初创企业吸引私人资本,以及减低其借贷成本。北京中关村科技园区的发展尤其亮眼,吸引9,000间科技公司进驻。新加坡则透过StartupSG,整合众多创业资源,为当地初创生态系统各持份者(包括创业者、孵化器、投资者等)提供支援。其中,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积极为金融科技初创企业提供早期资本,2020年推出「金融领域科技和创新计划」优化版(Financial Sector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Scheme 2.0),承诺于未来3年向国内的金融科技业再提供2.5亿新加坡元(1.9亿美元)资金,让新加坡跻身全球金融科技生态系统第四位。

本地初创受访者同样强调政府角色的重要性,期望香港政府继续为本地初创企业创造有利的营商环境。其中,政府的工作程序和法规不时因不合时宜和欠缺弹性而为人诟病。初创企业讲求创新,往往打破一般行业生态,更有机会牴触现有法例。例如,有受访企业便曾经因在工厂大厦发展室内农业,被票控不合法改变工厂用途。另外,有受访者向政府引荐创科产品或者提出政策建议时,时常因为未有先例可循而迟迟未有收到政府的答覆。本地初创企业须耗费大量时间和资源与政府各部门周旋,然而创科须迅速回应市场需求,如何于政策创新与监管中取得平衡,将直接影响本地初创生态系统的长远发展。

持续提升人才技术水平

香港具备亚洲领先的教育水平,本地大学屡居世界前列,在QS世界大学排名2021,共有5间大学打入世界100强,为本地初创生态圈提供人才。在这次调查中,九成受访本地创业者为大学毕业生,当中超过一半甚至已经取得硕士或博士学位。

然而,虽然香港具备一流的教育设施和培训资源,但初创企业对本地劳动力的技术水平满意度仍然略低,34%受访者表示聘请合适的人才为公司现时面对的首三大挑战之一。一方面,有受访企业认为本地大学毕业生不太愿意放弃稳定的职业生涯,以投入初创圈工作。另一方面,也有受访者提到,香港作为地区商业枢纽,于商业人才的培育远远超过技术发展,以致科技人才供不应求。不过,近年政府开始重视STEM(即科学、科技、工程和数学学科)教育,并于2020年推出「创科实习计划」,鼓励STEM学生体验与创科相关的工作,将有望提升本地劳动力的技术水平。

除此之外,本地人才成本高昂也增加本地初创企业营运的困难。调查结果显示,员工薪金为初创企业的主要开支,平均占营运开支四成。相对于粤港澳大湾区的内地城市,香港人力资源成本较高。根据《深圳统计年鉴2020》,2019年在深圳从事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的雇员年平均工资约17.8万元人民币,即每月约1.5万元人民币(以当年平均汇率计价约2,150美元)。而香港政府统计处数据显示,在本地从事专业、科学及技术活动的雇员,每月工资水平中位数达2.4万港元(约3,100美元)。虽然两组数据采用了不同的编制方法和统计概念,不能作直接比较,但一定程度上反映深港两地工资水平的差异。

为了减轻企业的负担和鼓励本地研发活动,自2018年起,创新科技署以先导形式推出为期5年的「科技专才培育计划」,为聘请和培训创科人才的企业提供津贴。然而,计划已推行数年,仍然有不少受访初创企业表示,因成本或技术水平问题,已经将研究与技术开发的部分转移到大湾区内地城市,反映现有的科技人才培育措施与本地市场需求之间存在缺口。考虑到初创生态系统的长远发展,人才是不可或缺的一环。香港宜适时加强本地人才培训,同时吸引海外专才,以提升本地劳动力技术水平和竞争力,预防人才流失。

增加私人资本市场的投入

本地初创企业特别欣赏两个由科技园和数码港负责营运的政府资助创业培育计划,两者分别向每家初创企业提供860,000港元至 600万港元和500,000港元的资助。不少受访者从中得到全面支援,包括金钱资助、市场推广、商业配对等,然而受惠企业只属少数。近年社会创业风气盛行,市场对创业培育计划需求上升,成功率则逐年下降。根据立法会秘书处整合的数据,科技园创业培育计划的申请成功率,由2015/16年度的48%,下降至2018/19年度约30%。数码港曾于2016年将名额加倍,但2018/19年度的申请成功率仍然只有16%。

初创企业创业初期须消耗大量资本,获取早期资金对公司发展尤其重要,未能参与培育计划的企业须透过私人资本市场募集创业资金。然而,是次调查反映,只有少数本地初创企业能够于创业初期成功从私人市场集资。有受访者表示,本地市场缺乏活跃的天使投资者,须转移寻找海外投资者。不过,即使遇到有兴趣的投资者,也可能因投资金额远超过公司规模,难以达到投资者收益目标而告吹,增加初创企业集资的困难。因此,随著本地创业生态渐趋蓬勃和多元,政府宜适时增加对初创企业的资金支援,同时制定政策吸引国际投资者、孵化器对本地初创生态圈的投入。

专业服务支援须更灵活

相对于资金帮助,不少初创企业更期望市场可以提供更多非金钱的支援。根据调查结果,受访者现时面对的最大困难是取得客户信任,本地社会对创科多抱质疑的态度,反映香港政府和公营机构带头支持本地初创企业的重要性。有受访者举例指,科技园和数码港的培育公司更容易申请银行服务。另外,也有初创企业表示,与大学合作一同申请政府资助,其审批过程更顺畅和快速。

政府和公营机构可透过现行的「公营机构试用计划」,以及尽快审视采购制度,率先采用本地创新产品和服务,藉以增加社会对创科的信心,为本地初创企业提供更多机会。「科技券」计划资助本地企业和机构采用科技服务和方案,也令不少企业受惠。然而,受访者期望政府可以进一步简化申请程序,缩短处理申请的时间,相信将大大提高计划效益。

现时,本地市场的专业服务种类繁多,涵盖的范畴广而深,会计、法律、顾问服务等一应俱全。不过,初创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创新,本地专业服务支援的灵活性仍有待提高。以检测服务为例,香港拥有健全及获国际认受的认可制度,然而固有的测试框架未必适用于创新产品。根据受访者的经验,本地度身定造的测试服务成本高且需时长,无奈须寻求海外的解决方案。另外,市场上的专业服务和募资机会集中于支援新兴行业,如金融科技、生物科技、智慧城市等。以「创新及科技基金」为主干的政府支援也以科技企业为主要服务对象,不利初创生态圈多元发展。

不少受访者更反映,于培育计划毕业后,市场始终缺乏长远支援,直接影响到初创企业的存活率。创新科技署作为推动本地创科发展的统筹部门,政府宜持续强化其职能,集中信息和整合创业资源,为初创企业消除创业历程上的障碍。

香港为开拓海外市场的跳板

本地市场规模较小,拓展海外市场版图往往是初创企业成功的指标。幸而香港作为国际贸易平台,连系海外市场的能力获得受访者的肯定。公司访问中,有内地创业者正正被香港的营商环境和市场便利性所吸引,因而来港发展并把总部设于香港。本地初创企业须充分利用香港的优势,积极向外扩展业务,透过参加交流活动认识海外市场的情况。政府和相关机构继续组织本地企业参加国际展览,向海外推广本地创科成果。透过宣传成功的企业案例,吸引国际投资者、创业者和其他持份者进入本地市场,将有助带动本地初创圈成长。

总括而言,香港初创生态系统逐渐成形,受访者平均给予6.52分(满分为10),整体满意度属中上水平。各持份者须继续互相协调,瞭解本地初创企业的需求,完善香港的创业环境。不过,相对于亚洲其他地区,本地创业文化明显有待进一步提升。社会各界多尝试采纳创科产品和服务,对初创企业而言是最大的支持和鼓舞。

新冠肺炎疫情下,三分之二(66%)企业认为疫情对他们的业务带来负面影响。然而,本地初创企业发挥创业精神,不少受访者因应市场环境转变,转而发展防疫相关产品和服务,又调整产品时间表。传统的营运模式受冲击,本地企业也积极寻找新商机,应用科技寻找出路。疫情无疑打击本地经济,但同时加速新旧经济融合,期望各持份者可以继续支持本地初创生态系统发展,加上初创企业自身的努力,成功把握疫后「新常态」的发展机遇。


1 有关是次调查背景,请参阅本文附录。

附录

香港贸发局经贸研究于2020年6月至7月以网上问卷,成功访问259间在香港成立少于8年、以香港为公司总部的初创企业,瞭解本港初创生态系统的发展趋势和表现,以及业界对粤港澳大湾区机遇的看法,期间与25个不同持份者进行深度访谈作重点案例分析。是次研究涵盖本地初创圈的主要行业,包括生物科技及保健、信息科技与硬件制造、创新服务、新经济和新零售。

问卷调查受访初创企业背景

相关网页:

 

请即浏览商贸全接触,掌握各地市场动态及机遇。

商貿全接觸 Hong Kong Means Business
商貿全接觸 Hong Kong Means Business
香港貿易發展局 (HKTDC)
香港貿易發展局 (HKT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