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制作便當自動售賣機 港人創爆速和田弁当 生意額九個月增四倍 日賣近600便當 | 文章 – 滙豐機滙

港人生活緊張,凡事講求效率,最好「秒速」完成,最近出現「爆速」便當,「爆速」是日語,意即極快,正好切合現時生活節奏。曾經留學日本的港人陳隽(Jason),有見港、日兩地均無出售熱食便當的自動售賣機,因而萌生創業念頭,創立和田弁当。和田弁当成立九個月,以平均每月新增一個據點的速度擴張,平均日賣近600

生活  ·    ·  6 mins read

撰文:經一編輯部|圖片:新傳媒資料室、由受訪者提供

 

疫情第三波終見緩和,但政府於過去兩個月,實施最嚴厲的防疫措施,包括限聚令收緊至二人,食肆禁晚市堂食等,令不少人轉而惠顧外賣。經自動售賣機銷售的熱食便當品牌和田弁当,在疫情之下,最能夠配合防疫需求,顧客於購買過程完全毋須與人接觸,減低傳播風險。

和田弁当創辦人Jason說:

「疫情令整體餐飲需求下跌,即是『個餅』縮小,但由於更多人選擇外賣,令我們得以搶佔市場分額。」

和田弁当於2019年9月在數碼港開設首個據點,並以分店形式營運,店內設有兩部自動售賣機,另有服務員協助顧客,包括講解流程、現場銷售飲品等。

自家研發熱鏈技術

和田弁当逢星期一至五,每天提供五款不同的便當,顧客可在屏幕上選購及付款,便當隨即自動跌落機械臂,然後送到出口,顧客可打開門自行拿取。市面上銷售食品的自動售賣機,大多提供冷凍食品,而港人喜歡熱食,和田弁当自家研發熱鏈技術,讓便當長期保持在60度或以上,抑制細菌,同時保持食物溫熱,是本港首家取得食環署發出以售賣機售賣食物(熱存即食熱食)許可證的公司。取得便當後,顧客可以在旁邊的凍櫃選擇飲品,或者新鮮味噌汁,並在櫃檯付款。

顧客可以先在網站落單及付款,然後到店內掃描QR code拿取便當,這樣有助縮短排隊購買時間,減少人群聚集;也可以預留食物,以免買不到心儀的便當,例如每天一款的素食便當。和田弁当設有會員制,現時共有逾1,200名會員,以數碼港而言,男女比例平均,其他商業區域,女性比例達七成;不同區域對價錢接受程度各異,以九龍塘的接受程度最高。

Jason於千禧年初到北海道大學當交換生,修讀電子工程,原本不諳日語,但努力學習,並於一年內取得日語能力試最高級的N1成績;其後再到東京大學進修相同科目的碩士課程,畢業後在當地工作。

目標9秒內取得便當

返港後,Jason一直在電子科技公司工作,期間結識電子工程師伍晟(Eric),即現時和田弁当的高級產品經理,後者曾被公司派往日本工作兩年。「我們不時碰面吃飯,發覺打工仔吃飯很艱難,單是排隊已浪費不少時間,於是想到以日本自動售賣機銷售性價比高的便當。」

機緣巧合之下,Jason結識在港工作的日本廚師及川學,當時他在日式連鎖超市擔任日本食品總廚,既擁有國際經驗,同時對日本飲食文化有一定的堅持。日本雖然是自動售賣機大國,但是仍然未能銷售溫熱便當,當及川學聽到Jason的構思,即時雙眼發光,希望將這個概念變成事實。三人合資七位數字成立公司,並且加速研發和田便當的熱鏈自動售賣機,由模糊的概念,直至研發完成,前後花了兩、三年時間。

Eric說:「在低溫的環境,電子零件可以如常運作,但在高溫的環境,要令電子零件運作表現穩定,需要克服工程上的問題。」數碼港旗艦店的兩部自動售賣機是第一代設計,過程中便當跌落機械臂,有可能令食物混作一團,或者醬汁溢出,顧客也要打開門拿取。為了解決這些問題,經已推出第二代設計,便當下設有輸送帶,可以穩定地送到出口,門會自動打開,讓顧客拿取。「我們的宣傳口號是『爆速弁当』,最理想是讓顧客於付款後9秒內取得便當,現時約需要18秒,故需要進一步優化技術。」

Eric已開始著手研發第三代自動售賣機,設計可與飲品機連動,顧客可同時選取飲品,一併付款,進一步縮短購物時間;另一重點是可以調校溫度,於不同時段提供冷凍及溫熱食品。現時和田弁当的熱鏈自動售賣機,只供應午餐便當,售完即止,故每日只運作約兩小時,未能盡用自動售賣機的效益。

和田弁当另設冷鏈自動售賣機,出售冷凍食品,例如米三文治,以壽司飯包著餡料,但以豆紙而非紫菜包裹,可以作為早餐或小食。第三代自動售賣機可以於早餐時段銷售冷凍的米三文治;午餐及晚餐時段銷售溫熱的便當,令資源發揮最大效益。

甫開業即達收支平衡

現時和田便當共設有九個據點,平均每日售出約500至600個便當,已經有企業接觸和田弁当,希望能夠為員工提供晚餐便當。此外,另有兩個據點即將開業,自首個據點開業以來,平均每月新增一個據點,而生意額在過去九個月增長了四倍,增速驚人。

Jason說:「每次新增據點,我們會事前做詳細分析,了解該處的人口,潛在顧客數量,確保每個據點開業,即能達致現金流收支平衡。」

首個據點以分店形式營運,而且需要了解市場,結果花了數月時間才達致現金流收支平衡,但之後陸續開設的據點,都能於開業初期達到。近日和田弁当正式開展特許經營業務,吸引投資者一起發展,投資者投資約30多萬元,取得自動售賣機的使用權,另外繳付租金、銷售點裝修等費用,毋須處理日常經營工作。採購食材、製作便當、每日補貨由和田弁当總部負責,而自動售賣機加入人工智能(AI),能夠收集顧客消費模式資料,同時進行分析,自動增刪不同款式的便當。

和田弁当現時設有兩個中央廚房,每天最高產量可達1,200個便當,現時只用了一半產能,仍然足以應付現階段的發展。和田弁当更於今年初入選數碼港培育計劃,獲得多方面的支援,包括租用寫字樓、物色分店及自動售賣機擺放位置等。和田弁当亦加入了LiMEHK培育計劃,透過以上兩個培育計劃,認識更多潛在的投資者,包括創投基金,以及日本的飲食企業,後者有意將之引入日本市場。和田弁当已完成種子輪融資,取得約1,000萬元的資金,現已開始進行Pre-A輪融資,以配合業務發展。

日本文化的堅持精神

Jason及Eric對日本文化有深入了解,及川學更加是日本人,和田弁当團隊秉承了日本文化的細心,以及對品質的堅持精神。和田弁当全部使用日本白米,先在日本精米(即磨米)再運來港,然後以日本進口的洗米機清洗。

「及川學對洗米非常有要求,平均要洗200轉,我們平均每日要煮20至30煲飯,全用人手洗的話,要花四、五小時,洗米機洗完米後,自動調校煮飯需要的水量。」

米飯煮好後,位於飯煲不同位置的飯,質感各有不同,為了令質素平均而穩定,和田弁当從日本進口「裝飯機」,「裝飯機」將煮好的飯拌勻,然後分成相同份量。香港餐廳多用發泡膠飯盒,但和田弁当完全「走塑」,飯盒以甘蔗渣製成,是可降解的物料,成本是發泡膠的十倍。為免白米黏著盒子,和田弁当特別聘請人手,先在盒內鋪一張紙,放入飯餸後,再在表面鋪一張紙。飯盒的設計獲得兩個專利,其中一個是包覆飯盒紙套的設計,可以拉起成為手柄,方便攜帶。

「香港人需要的飯量較日本人多,日本便當的標準米飯份量為160克;香港則為220克,口味較重,故需要用較多醬汁調味,總店可提供額外醬汁。」

至於便當種類,以西京燒三文魚、柚子胡椒照燒雞扒最受歡迎,顧客基本上最喜歡正宗日本味道。總店提供新鮮烹調的味噌汁,加入油豆腐、京葱及豆腐等食材,製作出正宗味道,據悉有日本顧客長期惠顧,就是為了正宗的味道。

 

經濟一週
經濟一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