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有客走數看承擔意識 | 文章 – 滙豐機滙

在尖沙咀的餐廳吃飯,突然聽到兩位女侍應把說話的分貝提升。大意是有客吃霸王餐,唔找數就溜了。店長責怪另一年紀較大的中年女侍應,指她沒有提高警覺,令客有機可乘,公司損失。女侍應覺得十分委屈,樓面那麼少人,點睇得晒?呢筆已走的數,應該由誰承擔?

管理  ·    ·  3 mins read

某天在尖沙咀的點心餐廳吃飯,突然聽到兩位女侍應把說話的分貝提升。大意是有客吃霸王餐,唔找數就溜了,走單約二、三百元。一位貌似店長的女人責怪另一年紀較大的中年女侍應,指她沒有提高警覺,令客有機可乘,公司損失。

冇膊頭的主管

中年侍應回應說樓面工作繁忙,不可能每分每秒監視客人。可能因疫情生意大減,女店長十分緊張收入,仍絮絮不休,說個客起身離座就要特別留神。中年侍應被責感到委屈,憤然說自己會賠償損失,主管輕輕表示:「咁又唔駛!」但語調沒帶半點安慰或諒解。

中年侍應信步走去locker取手袋,找到荷包,取出鈔票交給主管,好英啊!我一方面不值食客走數所為,騙了二、三百元,卻盡輸個人尊嚴,也害苦了無辜的伙記。侍應時薪數十元,賠償了走數的單,是晚白做!

另一方面也質疑主管的承擔意識,主管應理解樓面如何繁忙,以每秒10格的速度落單上菜抹枱招呼客人,就算她有被吩咐睇實趙完鬆的食客,實際上無可能完美兼顧。一位要肩負養家重擔的中年婦,尚且願意作出賠償,主管卻只識得爆伙記樽,是有患先天膊頭萎縮症!

據我觀察,可能因人手短缺,點心餐廳無固定職員做收銀,顧客結帳時才有伙記埋位處理,而且收銀櫃台設於餐廳中間而不是出入口。主管把走數事件怪罪於前線員工,既不公允,也缺乏承擔意識。主管本身是把關人,是終極孭飛者,不可能出了事便把責任推落前線員工,而且涉及金錢賠償,更要辨清責任誰屬。

從公司管治角度看,防止顧客走數的措施是管理層的責任和政策,不能單靠個別樓面職員睇晒個場,例如設有固定cashier睇場、收銀櫃台設於餐廳門口旁成為出入境關口、有餐廳會要求先結帳/購票才奉上食物、提供相關培訓……。缺乏政策和配套支援,出了事卻要前線員工中箭,是沒有膊頭,若還要他們賠償的話,簡直冷血!

有膊頭的食客

另一位走數的食客,是友人!堂食禁令下,他獨自在九龍城茶記吃晚飯,當晚他可能十分疲憊,7點半用膳完畢,以為自己在連鎖快餐店吃飯,即已付款,揮一揮衣袖,冇找數便離去,即場伙記沒有發現。

待友人回到廣播道家中,才想起剛才忘記了食野是要俾錢的大自然定律。他內心鬥爭了幾分鐘,不是俾唔俾番錢,友人絕對是奉公守法的公民,而是即刻回去找數,還是明天才交還。

那時是8點半,距離關門只有半小時,搭得車去間餐廳可能關了門,其實明天去找數未遲。但友人想到當老闆埋數,發現走單,可能又會有伙記要被問責、要填數,甚至上斷頭台被炒,一己大意行為會搞出血案!

於是他打電話去餐廳理解及「自首」,原來伙記後來也發現了他未結帳便離去,餐廳會在9點關門,但伙記表示他們會打掃清理到9點半才走。友人二話不說便趕去交回欠款。伙記可能以為友人是吃了誠實豆沙包的街坊,他們不知道他專程由廣播道趕去九龍城!

友人和我們一眾損友談起,大家都覺得又唔係乜野大數,不用那麼大陣象,友人表示因自己疏忽而連累他人,心裡會很不舒服,不能安睡。此刻看見友人的頭上隠隠出現了光環,他的膊頭慢慢變得寬闊!亦唔明點解我會有呢啲水平嘅friend!

Lap Man Suen
Lap Man Suen
孫立民 Watson Consultancy
孫立民 Watson Consulta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