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腦新聞之左右同談錄 | 文章 – 滙豐機滙

思考模式分左腦右腦,或進而並用,但兩者並非截然分開。人腦結構中,左腦及右腦中間由一束束神經纖維連結,當中最大一組名叫「胼胝體」(Corpuscallosum)。

管理  ·    ·  2 mins read

Brain

電影《神探》講:「查案用右腦,唔好用左腦。」,即係唔好咁理性靠邏輯,要用想像力搵線索。而我呢排分別同建築師、法律文青對談,佢地就係:「唔止用右腦,唔止用左腦。」

根據上世紀60年代,科學家羅傑‧史伯里(Roger Sperry)率領研究人員將大腦的兩半球分開,證實各自管住不同功能。而左半球控制人右側,右半球控制人左側。

左腦可稱為語言腦,係完成語言、邏輯、分析思考,一邊觀察右腦描繪的圖像,一邊將符號語言化,係偏向人類理性面與分析面。右腦則主要掌圖像、音樂、直覺、靈感等功能,偏向人類感性面與創造面。

就對談的建築師嚟講,設計係用感性思維,同發展商同政府部門開會,以至睇住盤數唔好蝕錢,就要用理性思維。佢左右互搏,於是助人「忘掉種過的花」,又可「重新的出發」,未棄理想。

至於律師作家,右手做狀紙合同,左手寫散文劇本。左右腦交替主力用,穿梭光幻同現實,生活過得精彩。常言道,藝術要發揚光大,要雅俗兼備,要有市場觸覺。

100年來,左右腦並用的經典人物,當然要舉物理學家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熱愛科學同音樂嘅愛因斯坦曾講過,佢自己諗嘢首先有符號和圖像出現,然後先轉成文字。換言之,佢先用右腦產生靈感,得到形像,再用左腦推理和演算功能寫出方程式。

網上一幅這天才14歲時的相,藍天白雲下,佢坐草地望遠方,圖說寫「如果我駕駛光線,世界會如何?」或者《相對論》就係呢一刻萌芽,大膽想像,再加上日後理性去推論而成。

電影導演占士·金馬倫(James Cameron)亦係著名例子。佢拍過嘅電影《未來戰士》、《異形續集》、《Titanic》、《Avatar》,風格成功票房成功。原來,佢大學時修物理和英國文學雙學位,即係用右腦又用左腦。

思考模式分左腦右腦,或進而並用,但兩者並非截然分開。人腦結構中,左腦及右腦中間由一束束神經纖維連結,當中最大一組名叫「胼胝體」(Corpuscallosum)。

根據醫學研究,愛因斯坦腦部胼胝體特別厚,即等於佢左右腦的訊號傳遞異常強勁,相信呢個係佢成為天才的原因。

對於絕世天才,我哋景仰,但有咩可以學習或者啟示?除了熱誠專注這永恆真理,關鍵係「胼胝體」。

我哋無辦法加厚自己「胼胝體」,但我哋可以模仿呢組傳遞機制,建立一組組分享知識、共享資源,面對面嘅社交群體。當數字遇上詩歌,理智與感情互通,腳踏實地連住天馬行空,火花會勁過維港煙花。

正是:左腦右腦,都係用腦,感性理性,要協調性。

theDesk
theDes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