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r than White ? 俱往矣 | 文章 – 滙豐機滙

如果香港是一個品牌,法治肯定是品牌推廣的重中之重。

創業  ·    ·  2 mins read

過去數十年來,人們樂於來港做生意簽合約,法律上的「whiter than white」絕對功不可沒。(Freepik網上圖片) 

如果香港是一個品牌,法治肯定是品牌推廣的重中之重。對商人而言,了解法律的力量及其所帶來的約束,是做生意不可缺少的一環。香港實施多年與西方文明社會接軌的普通法和公司法,是香港商業賴以生存的基礎。作為一個企業家,我對此更是深有體會。

做生意當然不可能一帆風順,從商業機構到非政府組織、社會企業,無論是面對IPO或公司重新上市、大型商業交易或個人爭拗,這些年來我可是切身感受到「千軍萬馬不如一位好律師」的事實。有賴於一位可以信任依靠的律師好友,除了幫助我渡過不少困難,亦教懂我如何在制約條件下,成功完成工作和實現可以達致的極限。然而,令人傷感的是這位好友即將要離開我們。

法律和律師對商業的影響力絕對遠超一般人想像,就以我職業生涯內最大金額的單一交易為例,那項交易本身金額超過10億元,並引申出一個可持續發展的大型項目。為配合這個可以成長至逾千倍規模的計劃,我們特地構建了一個可以隨着時間推移而成長的IT系統,配合數據作出快速核算,能準確研判未來發展,同時應對可能出現的複雜情況。而這個系統在協議落實4年內成功完成。

香港實施多年與西方文明社會接軌的普通法和公司法,是香港商業賴以生存的基礎。(路透資料圖片) 

若在一個完全沒有約束和制約的環境,要完成這項交易的時間簡直是不敢想像,然而,當年這宗交易卻是「簡單到無人信」。整份合約只有32頁(英文版),雙方並沒有太多的討價還價,期間只談判了一次,僅僅48小時內便握手簽約了。

從營商角度來看,一份好的合約很簡單,就是互惠互利。雙方都可以受惠之餘,簽約回家亦能睡個好覺,毋須擔心每個潛在「終止條款」所帶來的風險或法律爭拗,這除了需要合約雙方互信外,還需要對制度的絕對信任。還記得對方曾言「水至清則無魚」,如果我們想得太多,設計上便容易左支右絀,結果就會把所有的可能性和創造力都消耗掉,最終便走不了多遠。事實上,模糊或混亂是創造力的基礎;只要大方向明確,細節都可以解決。

過去數十年來,人們樂於來港做生意簽合約,法律上的「whiter than white」絕對功不可沒。所謂whiter than white,用廣東話說就是「比白更白」,從商人角度看就是制度給予充分的保障,讓他們可以專注於創新和發展。今時今日,我只可以說若當年的交易放在今日出現,那一套似乎便不再行得通了。

如果香港是一個品牌,法治肯定是品牌推廣的重中之重。(黃潤根攝) 

Erwin Huang
Erwin Huang
Erwin
Erw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