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炒少年王家衛嗎? | 文章 – 滙豐機滙

王家衛和喬布斯絕對是可扭轉賽果的C朗級球員,但前者被黃百鳴怒炒,後者被蘋果董事局攆走,都是正確的管理決定嗎?

故事  ·    ·  3 mins read

雜誌看到黃百鳴話說從前,當時少年王家衛在新藝城打工寫劇本,每個月他簽支票發薪,都見到王家衛的名字,但從未見過王寫出來的劇本,經查詢得知他入職幾個月,卻很少上班,而且一個完整的劇本也未曾交過。

黃質問這個只出糧唔出貨的廢青,王家衛說:「我會用心,斟酌個劇本,我要安靜地收埋自己,才能寫出一個偉大的劇本。」黃百鳴估不到他夠膽說出這麼文青的藉口,「寫劇本點會寫幾個月啊?你知道《搭錯車》我只寫了八個小時…..,好作品可以磨出來,同樣也可以趕出來。」

一個月過去,王家衛終於交貨,但一眾管理層閱畢,覺得不達標,於是狠下虎頭鍘,炒!

離開新藝城,王家衛獲得鄧光勞投資,拍了《旺角卡門》,雖然並不叫座,連累鄧蝕錢,但其才華令人眼前一亮,顛覆了港產片要快、要官能、慌死你唔明的森林法則。其後的《阿飛正傳》、《東邪西毒》、《重慶森林》、《春光乍泄》,為他帶來多個獎項,包括最佳導演及最佳影片。而《花樣年華》及《一代宗師》,分別角逐康城及奧斯卡最佳影片/外語片。很多一線一的紅星都期待能有份參與王大導的電影。

黃百鳴承認有點葡萄,也走漏了眼,遺憾沒有發現及琢磨這瑰寶,令他在新藝城發光發亮。如果你是黃,也會革走少年黃家衛嗎?

黃坐管理的位,屁股決定頭腦,不KO不事生產的員工是失職,也對其他員工不公,因為他們需要分擔了「hea霸」的工作。但王家衛才華滿溢,黃百鳴是資深電影製作人,閱人無數,眼光精準,為什麼未能鑑玉?

新藝城拍的是《八星報喜》、《最佳拍檔之千里救差婆》、《開心鬼》…,雄霸八十年代香港影壇,明顯與王的《阿飛正傳》….等王朝偉對著塊鏡梳頭也梳了十分鐘的火星電影是兩條彌敦道的事情。

企業的產品、定位和文化決定了所需要的人才,就算黃百鳴寬容讓王家衛留下,也沒有適合的土壤和水份,讓在拍攝現場也沒有完整劇本的王開花結果。

筆者見過公營機構內有業界出色的廣告人、記者、電影人到來做PR或媒體創作,他們不少沒坐暖便離去,沒有留下多少傑作。在管理層眼中覺得有些更是hea做,不積極,也不跟機構的行政規則做事,逃不過含淚半步釘的下場,雙輸!

創作人進入公營機構,或者王家衛入新藝城,都需要想清想楚自己是否適合,不能單怪責公司不給予空間,員工是受薪,個人需要適應企業的文化。不過遇上具才華但欠表現的員工,或與公司文化有衝突,可否仍留一條跑道給他們起飛?這是一宗高風險的期貨投資,是眼光的嚴峻考驗!

1984年蘋果教主喬布斯Steve Jobs 推出當時的旗艦電腦Macintosh,視為蘋果的master piece。奈何Mac的熱潮很快退卻,銷量持續下滑。董事局認為喬布斯需要負責,把他轟出董事局。喬布斯失意離去,創立NeXT 電腦和「彼思動畫製作室」(Pixar),製作出十分賣座的動畫影片,包括「反斗奇兵」和「怪獸公司」。把之前輸掉的名聲、信心和金錢,翻幾倍贏回來。

另一邊廂蘋果電腦的業績一直低迷,1997年,「還有90天就破產」的蘋果決定收購NeXT,令喬布斯重返母公司。教主其後推出iPod,iPhone、íPad的世紀產品,令蘋果成為富可敵國的公司,已是歷史。

王家衛和喬布斯絕對是可扭轉賽果的C朗級球員,但前者被黃百鳴怒炒,後者被蘋果董事局攆走,都是正確的管理決定,企業不是用來培植天才。亦可能是天才要經歷挫折和潦倒,才能爆seed作絕地反擊戰!

又令我想起Stephen Covey說過,改變命運的,不是際遇,是你如何回應際遇!

 

 

孫立民 Watson Consultancy
孫立民 Watson Consultan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