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59元到25億元,盲盒經濟為泡泡瑪特帶來了什麼? | 文章 – 滙豐機滙

POP MART泡泡瑪特上市已有一年半,在這段時間裡,其先後完成了融資、產品升級等業務方向,下面就讓我Jones為大家分析泡泡瑪特如何發展。
營銷  ·    ·  2 mins read


今年八月,泡泡瑪特(POP MART)限量發布了兩款「MEGA」珍藏系列的產品,分別是:400% SPACE MOLLY和 1000%SPACE MOLLY。這兩個一大一小的娃娃原始售價約為1099港元及6999港元,其後400%的小娃娃在二手平台飆升至10000港元以上,而大款娃娃則飆升至80000港元,網友戲稱玩具手辦秒變「理財產品」。

1000%SPACE MOLLY價格

 


然而,泡泡瑪特勢如破竹的增長速度並不是一蹴而就的。早在2010年,泡泡瑪特在北京已潮流雜貨店的形式誕生,2015年代理日本角色玩偶Sonny Angel之後,逐漸成為一家潮流IP公司,主要以生產盲盒為主,2020年12月11日在香港交易所掛牌上市,首日市值突破千億大關。據披露,即使在疫情多舛的2020年,泡泡瑪特亦實現25.1億元的可觀營收。從潮玩到潮牌,從不知名玩具商到如今各路明星、時尚人士紛紛收藏的玩偶,泡泡瑪特到底依靠什麼吸引資本?

泡泡瑪特與內地女星佟麗婭

 


——泡泡瑪特的跨界IP聯名

說到跨界聯名的鼻祖,自然少不了KAWS。KAWS通過與藝術家的聯名作品及藝術展的方式打造藝術文化的傳播。像港人熟知的kaws x UNIQLO推出的T恤及2019年的香港維多利亞港的《KAWS:HOLIDAY》香港站都讓該品牌的知名度大大提升。

泡泡瑪特亦不例外,2016年,泡泡瑪特和香港藝術家Kenny Wong設計的“Molly”茉莉形象達成獨家品牌合作關係,同年推出“Molly Zodiac”星座系列盲盒,成功引爆市場。除此之外,泡泡瑪特也與冰雪奇緣、哈利波特、火影忍者等公司合作推出非獨家IP潮玩,成功俘獲了大批粉絲的心。


POP MART x Harry Potter

 


——泡泡瑪特與盲盒玩家的獵奇心理

模仿是人類的天性,是由人類大腦的鏡像神經元決定的。在日常生活中,當看到朋友玩Switch,用Dyson吹風筒,我們是不是不惜溢價也要購得?泡泡瑪特巧妙地運用了人的跟風心理與獵奇心理,借鑒了Sonny Angel 的盲盒玩法,每個系列包含12隻不同的造型的娃娃,包含固定款、隱藏款以及特別款,泡泡瑪特不會在包裝盒表明物品的外觀特徵,而是給消費者一個抽取的機會,增加消費過程中的不確定性和緊張感,成功擊中了人們的獵奇、炫耀及收藏的心理。



——泡泡瑪特的產品尺寸與價格多元

泡泡瑪特的產品包含:徽章、盲盒、手辦及大型擺件,產品型態由小到大配合93個IP的聯名,產品款式豐富多元。以盲盒為主要銷售主體,再不定期推出珍藏款的大型擺件,從29元的售價至5999不等的售價,不管是學生群體還是頂級收藏玩家,都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手辦。這種玩法在2019年的內地雙十一出現井噴現象,泡泡瑪特的銷售額達8212萬元。

因此,在未來泡泡瑪特將會側重推出更具收藏價值的尺寸,更好地貼近不同收藏玩家的需求。



Jones香港出生,加拿大畢業,專注內地互聯網營銷媒體策劃16年,創辦微信公眾號:香港購物血拼大全-超過30萬粉絲。近年在港經常被稱為小紅書第一人, 因經常深挖小紅書運營方法及功能,協助港商打通內地市場。想了解更多關於小紅書資訊,歡迎聯絡:jones@chiwa.hk 微信: jonesnghk2


Jones Ng
Jones Ng
志華中國互聯網洞察
志華中國互聯網洞察